|  大佑访谈>>大佑访谈>>罗大佑新浪聊天实录(2005.1.14)

罗大佑新浪聊天实录(2005.1.14)


www.lotayu.net  2005-01-15  闪亮的日子


   主持人 : 各位网友大家好,

   罗大佑 : 大家好。

   主持人 : 我们先讲你到北京带来的新专辑,先从我们的专辑聊起。

   罗大佑 : 其实最主要是回到北京来,三年多以前一年半以前,因为在北京住过一段时间,因为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带一张新的专辑和大家见面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主持人 : 您有两年多没有到北京吗?

   罗大佑 : 中间有来过,去年生日在北京过的。

   主持人 : 在哪里。

   罗大佑 : 在南三里屯。

   主持人 : 那边有好多小酒吧,有很多小演出,很小,大家挤在一起,特别好。我们说一下这次的《美丽岛》专辑吧。

   罗大佑 : 这是我个人在七八年来,自己写过30多首歌面挑出来的14首歌,记录了七八年来我自己的整个变化,我观察的世界变化,大佑在台湾的变化,中间经过伊拉克战争,又有现在的海啸,世界不一样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新的开始。

   主持人 : 您在这个时候选择发新专辑也是希望大家有一个正确的想法,对吧。

   罗大佑 : 对,因为像海啸这种自然灾害,已经夺走了十几万人的生命,让人们感受到人是活在希望里面的,在这个时代里,在这样的环境下发这张唱片,感觉时间上蛮配的。

   主持人 : 我看到专辑的封面有一点点希望的感觉,这个封面好象有一个大地,上面开起一个小花,这个设计你参与了吗?

   罗大佑 : 我没有参与,我不参与企划人员的想法,我在音乐里面的空间够大了,应该让专业人员把他的想法发扬出来,这个是一种空间加空间的方式,使创作本身,连封面,加上他们对世界的观感都可以融在里面,我自己没有参与。

   主持人 : 而且说到这张《美丽岛》,距离上张专辑已经距离十年了,您这十年具体在做一些什么,为什么没有让喜欢你的歌迷,为什么没有像很多歌手一样一年出一个专辑。

   罗大佑 : 第一个我不是经常出专辑的,像《爱人同志》,做音乐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一些观察,一些情感,放在歌里面去,等到成熟的时候再奉献出来。

   主持人 : 我很多时候包括和一些创作型的歌手,和一些制作人聊天,他们说音乐是从生活中来的。

   罗大佑 : 对,您自己的生活没有一些阶段性的改变的时候,歌曲是没有实质改变的。

   主持人 : 您的歌曲中明显的例子有哪些?

   罗大佑 : 如果这张唱片,是《伴侣》《美丽岛》,《林间温泉》《时光在慢慢消逝》这几首歌,98年我在纽约的演唱中心做了一个演唱会,911发生以后,这几首歌比较代表我的阶段性的一些想法。

   主持人 : 我觉得今天跟您在一起聊天,我觉得是特别难得的机会,我不知道您平时大部分的时间是自己考虑一些问题吗?

   罗大佑 : 我是绝对喜欢思考的人,我花在工作上最多的就是胡思乱想,当然也不是乱想,是思考,想想人跟人之间的情感是有什么样的结构的,把他拼凑起来,连接在一起,我的创作其实就是用情感来表达,用音乐来表达情感,怎么样用音符连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这是我做的最多的事情。

   主持人 : 考虑的问题都会是很大的,是吗?

   罗大佑 : 不见得,也有儿女私情。有男人就有女人,有女人就有男人,是要在一起的嘛。

   主持人 : 我听说那首《伴侣》,当初好象是想送给一对朋友?

   罗大佑 : 没错,前年“SARS”的时候,我出席一个朋友结婚30周年,在一个酒吧里只有我们三个,他们结婚30周年,从来没有吵过架,他们没有小孩子,我在想,这太难得了,人跟人之间也是一样的关系,比如说我们都是“SARS”的幸存者,多少医护人员在“SARS”里面牺牲了生命,我们剩下的这些人应该为旁边的人做一些事情,我就写了《伴侣》这首歌,最后一句是守望坚持与患难,坚持到底,也一些患难,你能够挺下来就要为一些人做一些事情。

   主持人 : 您觉得自己想用音乐来描写这件事情的话,是不是这件事情必须一定要像海啸,或者像“SARS”这种足够大才可以。

   罗大佑 : 不见得,有时候是一种想法,比如《时光在慢慢消逝》这首歌,这些年很多人身上都有蛮严重的归宿感的问题,这个世界在起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911和美伊战争是其中一个,时间和空间是在产生很大的变化,我们对人开始有一个新的定义,对人生开始有一个新的定义,比如战争是不能再有了,任何一个小地区,小国家的战争都可能引起全世界都卷进去,美国打伊拉克这个事情就是这样,人和人正在起一个心灵的革命,一种文艺复兴运动,就是和平是所有人的责任。

   主持人 : 所有您就写了《时光正在慢慢消逝》,我看到这首歌名的时候,像这个歌名,您有没有在写的时候会考虑到像这情况在自己身上的一些表现?

   罗大佑 : 艺术家是一种敏感的动物,假如我们做创作,有一些人喜欢我们的歌,倒不如说我们有一些敏感度,和一般人用眼光看世界是不一样的,才产生一个创作的空间出来,大家听你的歌的时候,会对世界有一个新的认识,就怎么样使自己的敏感在音乐中表现出来。

   主持人 : 有一些网友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统计,您好象是从74年入行的,2004年正好是30年,30年间几乎每十年就会做一点点淡出,然后重新带来专辑出来,为什么有这个变化呢?

   罗大佑 : 因为创作需要时间,一个画家开画展的时候,也一定是经历他生命的一个提升,包括一些遭遇,他才能有新的画风,我没有办法像有些歌手,一年出一张唱片,那是扼杀创作的一个最好的方式。你告诉他说一定要一个月写一首歌,或者几首歌,每年出一张唱片,他就没有创意了。他就变成一个公式化了。

   主持人 : 您会不会担心这张专辑和上张专辑间隔十年,你会不会担心喜欢你的歌迷会流失。

   罗大佑 : 如果担心就不会这么做了。

   主持人 : 所以完全不担心。

   罗大佑 : 音乐是一种寻找新的刺激,才能结识一些新的朋友,所以不断会有旧的一些听众流失,但也会有一些新的听众会进来。

   主持人 : 您会和您的歌迷交成和朋友吗?

   罗大佑 : 少一点。

   主持人 : 就是也有这样的例子。

   罗大佑 : 有。比如说有个歌迷,他在景德镇,他从我一幅雕像,是瓷器雕过来的,把我父亲烧成一个,用碟子烧成的瓷器,一直放在我的桌子上,但是去年他在一个车祸里面丧生了,他是一个最大的记忆。

   主持人 : 很多喜欢您的歌的歌迷,如果见到的话他们和您聊一些什么样的话题。

   罗大佑 : 通常都是以音乐为主,通常是以歌引发了一些兴趣,也引发了对一些事情的观察点。

   主持人 : 您觉得在歌坛这30年,心态上肯定有变化的?

   罗大佑 : 肯定的。

   主持人 : 表现在哪些方面?

   罗大佑 : 这些变化,世界的变化可能更大一点,70年代有越战,有文革,80年代有校园歌曲,开始了一连串的,我们在找自己的创作,90年代到了一个用闽南话写歌,电子乐器,科技慢慢地升级,我想科技改变了人的一生,很大的程度上改变了人的生活。

   主持人 : 您应该是在创作的过程中是属于会对整个世界的大环境的事情比较关心,还是对歌坛的曲风上的变化比较关心。

   罗大佑 : 我相信一些大环境的思考会反应到音乐,旋律,歌词,编曲的因素里。

   网友:之前,我看到有一些媒体上是这样写的,说您对音乐教父这个称号不太认同。

   罗大佑 : 不是不认同,是太久,没有创意。叫了起码有十年了,我不能忍受一个东西十年没变。

   主持人 : 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

   罗大佑 : 我不知道,这个称呼都不是我想的,比如黑色旋风,年轻人的代言人,那是80年代,在台北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天叫音乐教父了。

   主持人 : 当时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有没有吓一跳。

   罗大佑 : 我觉得不敢不敢,压力很大,那天我在上海,林海问我一个问题,说假如有人问你,要称呼人男人,音乐人,或是艺术家,或是音乐教父,或是歌手,你喜欢哪个。我说就男人吧,男人就是男人,男人要吸引女人,就是男人。

   主持人 : 以您现在这个心态,或者做音乐的态度,或者不讲音乐教父,您觉得一个什么称呼。

   罗大佑 : 就叫罗大佑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也没有太大的压力。

   主持人 : 周华健那说希望大家拿我当新人看,您怎么认为。

   罗大佑 : 新人不敢讲,出了一张新专辑,一定有一个新的展现,我父亲过失,他的影响在我身上产生很大的动力,我是一个没有小孩子的人,我就把我自己的歌曲当做我的小孩子。

   主持人 : 您比较喜欢在音乐制作整个过程中最享受那个部分?

   罗大佑 : 编曲跟在录音室里面弹奏音乐的时候,那是我最喜欢的。

   主持人 : 为什么会是这个。

   罗大佑 : 你是在做音乐,是发生的时候。

   主持人 : 创作的时候也有啊?

   罗大佑 : 因为您没有创作过你不知道创作有多苦,年轻人?创作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挣扎,歌词也需要创作,旋律,对得上来对不上来,中国字里面有四声,加一个轻声五声,一定要唱出来让音乐到位,如果是不到位我就不能把歌词放进去,所以我宁可弹一个吉他,或者谈钢琴,在里面找一些节奏,听着音乐弹奏出来,再倒回去,我喜欢在录音室里唱歌。

   主持人 : 刚刚您说的这个,我真的写过歌词。

   罗大佑 : 您写过,您写得很轻松吗?

   主持人 : 就是反复想我这个地方这个词要不要换一下,那个地方的感觉要不要换一下,会来回换。

   罗大佑 : 这个很好,但是不够享受,我们弹音乐的时候,一边弹一边唱是最享受的,音乐是拿来享受人生的,让你倾诉一些感情,孔子讲诗可以心观其愿。

   主持人 : 但是我会不一样,我想知道你是比较喜欢,我觉得应该是喜欢那种描述性的文字写歌词的。

   罗大佑 : 不见得,像《童年》这首歌词用了很多名词,有池塘边,有树梢,有知了,有蝴蝶,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唧唧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这都是名词。

   主持人 : 比如我平时我也喜欢写一些歌。

   罗大佑 : 文艺青年对不?

   主持人 : 其实现在有一些小叛逆青年。

   罗大佑 : 也不是叛逆,我们年轻的时候能量大,总有一些叛逆,就是对目前的状态不满意。

   主持人 : 而且叛逆好象每个人都有。

   罗大佑 : 到你有一天要自己养活自己,有工作压力,有同事间竞争的时候,慢慢就变成另外一种,您是不是真正的叛逆者,是可以看出来的。

   主持人 : 就像我妈妈跟我说,孩子叛逆大部分是因为那个时候没有正经事做。

   罗大佑 : 对,生活得太规矩,早上几点起来上课,放学,几点钟要上楼睡觉。

   主持人 : 就感觉用一个纸盒子方方正正地装起来,他总想捅破。

   罗大佑 : 年轻人的叛逆是跟他认识能量的强度的判断,这个叛逆要在适当的范围是好的。

   主持人 : 您在那个时候比较叛逆心理的,有做过什么特别夸张的事情没有?

   罗大佑 : 做夸张的事情,还有夸张的游戏,一定要在环境的许可下做出一些事情,当然是可以容忍的,比如写一些歌,有一些歌谁不是对社会不太负责任一点,当然通过时间的考验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 : 除了写歌以外,其他的还有吗?

   罗大佑 : 不多,音乐是我最主要的方式。

   主持人 : 我想起好象之前我看到资料上说在一个发布会上有人问您,比如说成熟的女人,你要觉得有好感,还是年轻的女孩子有好感。

   罗大佑 : 那是成熟的女人,她的人生观,价值观,她的韵味,叫风韵嘛,是存在她的心理深处,要经过长期的相处才感受到的,而不是一见钟情的。

   主持人 : 就像我之前写过一个文字就是说我看到一个人的侧面,但我觉得那个人的侧面会一直记在我的脑子里,我会爱上这个侧面,但是我其实没有见过这个人。你有没有这个感觉。您会因为这个写上一首歌吗?

   罗大佑 : 当然了。

   主持人 : 发表过吗?

   罗大佑 : 不过还是要到两个人有实际接触才真正去写。

   主持人 : 如果不认识应该不会吧。

   罗大佑 : 不会。

   主持人 : 还有什么例子,比如那首歌当时有什么背景?

   罗大佑 : 如果是歌的话,这张新专辑每首歌都有背景,林间温泉是在写一种人跟社会经过创伤以后,怎么治疗他自己,我相信没有人可以帮助医疗你自己,身上有伤口以后,手术也有伤口,其实是病人自己的伤口,医生只是让你的伤口少发炎一点,你的自己身体战胜了这个伤口,帮他愈合,我们帮人提供一个好的环境,让他在太辛苦的环境工作以后,让他得到舒缓,以前做过医生,现在做音乐,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

   主持人 : 您以往走的路里面,有没有碰到伤口愈合起来特别困难的事。

   罗大佑 : 当然有,作为一个作曲家,你就得不愈合自己的伤口,你不断在重生,你才能找一些新的观点写歌,这是创意。

   主持人 : 您是抚慰自己的伤口同时帮别人愈合伤口,最后觉得最难愈合的伤口是什么类型的。

   罗大佑 : 大的像海啸这个事情,“SARS”这个事情,假如这个海啸完了以后,会有新的传染病来的话,我们会去帮助别人,我不是一个唱高调的,所以人是一个共存的环境里,这是最难的,因为需要很多人的帮助,可是一般人没有了解那个世界里面的一种,你必须让人家觉得你是多管闲事的情况下一种使命。

   主持人 : 有的时候生活中很多人不会想得这么深,您这个性格是从小就有还是…?

   罗大佑 : 我长大以后才有的。我做了一生才有的。做医生做了两年。

   主持人 : 所以这个时候就觉得有太多的弱者需要我们帮助。

   罗大佑 : 对,就像海啸,十几万人生命的消失,很可怕。

   主持人 : 那个数字,一直在看,没有具体看。

   罗大佑 : 只会多,不会少,还会有很多没有出现的,失踪的,瑞典就失踪三千人,到哪里去了,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主持人 : 比如说做医生的那段时间,您是做什么类型医生?

   罗大佑 : 放射科。

   主持人 : 应该不会有太严重病人病人。

   罗大佑 : 都是很严重的病人才来照X光。你怎么这么笨。

   主持人 : 我不是医生嘛。

   罗大佑 : 急诊室一进来,车祸进来,马上照X光,看一下有没有内出血,很严重的,不是健康检查的。

   主持人 : 最后一点时间我们聊一下我们的第五届百事音乐风云榜颁奖盛典,您好象是参加我们第一届和第三届,当时的印象还有吗,可能第三届近一点。

   罗大佑 : 对,那届是和崔健一起颁的,我认为摇滚音乐里面,本身摇滚音乐是很健康的,摇滚也是音乐,我不认为摇滚是叛逆一点的,被放到一边,任何音乐只要是人心里的产物的话应该都是被任何人接受的,被任何奖项可以接受的,这样这个乐坛才会更丰盛。

   主持人 : 我记得那年陶子让您和您的歌迷还拥抱一下。那您觉得周杰伦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罗大佑 : 他是和罗大佑是完全两样的,新的一代自然有新的创作出来,会产生一些新的听众,这是好事情。

   主持人 : 2004年乐坛有两个,一个是新人比较多,您比较有印象的新人有吗?

   罗大佑 : 刀郎算是印象深刻一点,我想他音乐里有一种,因为我们都面临一种归属感的一个情况,当然音乐里也有这种情感在里面,其他就没有太多印象了?

   主持人 : 现在的华语唱片市场竞争很激烈,在这个大环境里一个新人要唱片卖得不错,要具备什么素质。

   罗大佑 : 最简单是不可取代,不管你的歌声,你的造型不能取代,你的音乐的机能,你的跳舞的机能,或者你投入的资金,五千万人民币,这个不可取代,你一定要有不可取代这四个字。

   主持人 : 我想像这张《美丽岛》专辑,您自己希望在我们的颁奖盛典上今年拿什么奖吗?

   罗大佑 : 没有,这张唱片绝对不是要拿第几名而做的,就是代表我自己的经历,我情愿什么奖不拿,可能十年以后有一些听众还放在书桌上就够了。

   主持人 : 您是想通过自己的专辑把自己表达给大家就好了。

   罗大佑 : 对,因为这是生命在寻求另外一些生命的问题,我现在已经50岁临近了,我更有义务,在50岁还有生命力的,还可以创作。

   主持人 : 最后我想说一句,我觉得肯定网上很多朋友像我一样的想法,虽然我们现在刚刚听到《美丽岛》这张专辑不久,我希望下张专辑不要再等十年,希望早一点新到罗大佑老师下一张专辑出来,有更多的东西和我们分享。

   罗大佑 : 希望两年之后可以做出来。

   主持人 : 就不用等十年了,从一个20刚出道的小伙子变成一个中年人。最后非常感谢罗大佑来到我们第五届百事音乐风云榜颁奖盛典以及新浪嘉宾聊天室和大家聊天,谢谢!



原作者: 罗大佑&网友
来 源: 新浪网
共有907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送你一张褪色的圣诞卡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谁虚拟了我们的音乐天空 [9388]
    新谣歌手和罗大佑对话实录(1984)
    港版《爱人同志》曲目顺序更符合罗大佑原意
    罗大佑的考古(一)---痴痴的等
    大佑情怀之我只崇拜罗大佑
    印象:自己的罗大佑
    《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天津知名记者对话罗大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