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www.lotayu.net  2005-10-31  闪亮的日子


(1)

你,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你。。。CUT!错了,重来。

你,从来只是听古典音乐,你。那天告诉我说,你看见网上有八张一套的罗大佑CD合集,《无法盗版的青春》。你问我值不值得买。你说你也想听听这个罗大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想来当个大佑派。

我说:“值得,买吧!”可是,我心里想,你怎么可能当个大佑派呢?就像我的今生,怎么可能再去古典呢?

10年前吧,一个初冬的晚上。我出差回来,坐在一列火车里。满眼看了一路上贫瘠的乡村。土坯的房子,破旧的农用车辆,歪七扭八脏兮兮的旅馆饭馆,灰蒙蒙的天和昏暗稀疏的路灯。我累极了,只想快点儿到家。

车过了丰台。一切开始变化。路灯从稀落的白点变成了大片的橙黄,夹杂着霓虹。房子从低矮渐渐升高,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刹那间,一个庞然大物赫然出现在车窗外,高耸,明亮,骄傲。在不断闪过的街边店铺的广告招牌里,频繁地出现了一个起首词:北京。

随着列车的隆隆节奏,我的耳边轰然回响着他的声音:“你走过林立的高楼大厦穿过那些拥挤的人,看着一个现代化的都市泛起一片水银灯,突然想起遥远的过去未曾实现的梦,曾经一度人们告诉你说你是未来的主人翁。。。” 我的眼泪差点儿出来。

现在,你听见了这首歌,“未来的主人翁”。可是,有什么意义呢?明天,当你坐着飞机飞越过蓝色大洋,掏出外国护照通过海关检查的时候,你也会想起这首歌么?---- 有什么意义呢?更不用说,你早就没有了所谓的遥远的梦,你也不再可能是未来的主人翁。

听我所听,见我所见,想我所想。这是我对音乐的态度。我老觉得,艺术不是技术。艺术 ---- 就像爱情,只能表达、感受、领悟,不能组织研究深入探讨。你告诉我,你在肖邦的钢琴里听到了林梢的疾风。当然,我知道你听到了。你希望我也听到同样的声音么?我听不到。

因为你听到的也不是肖邦的疾风。你怎么可能听到他的疾风呢?你听到的其实只是少年时候的你的疾风。你听着,你的思维和感受,就都回到了那个第一次听见的时候,那时候整个的世界都是青色的朦胧。呵你说说,我怎么能假装说我也听得到呢?“我不是女生,早过了十七。。。”

嗯就这样,没有必要大佑派。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时代,也有自己的偶像,也有自己的声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少年时,自己无法盗版的青春。

[后按]

以前有个朋友说:“你写个关于罗大佑的帖子吧。”我没答应。我写不出来。我不善于表达,我没资格评价。我不能告诉你,罗大佑唱这个是这个意思,罗大佑唱那个是那个意思。说实话,我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什么意思。我很傻X。不过至少,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我是一个很真实的傻X。


(2)

我说:还有好多罗大佑的歌呢,你还想听么?你说:那要看好听不好听了。我说:那就算了。

还是个冬天。刚过完春节,她从南方回来,带给我一盘刚出版的磁带,《东方之珠》。我们裹着军大衣坐在学校光秃秃的花园里,把磁带放进小单放机,耳机的两个头分开,一人耳朵里插一个。就听到了这首“滚滚红尘”。

那时候不知道自己还是不经世事的年纪,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坐在冬天上午的阳光里,相互拉着手就感到温暖。我们微笑着看对方,都觉得这歌很好听,都以为很懂那里边的话,都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见证些什么。

情歌从来满天飞,那时候也不例外。宿舍里低吟“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教室外高唱“这是我的爱情宣言”。我不能说自己多么有水平或者没水平,有眼光或者没眼光,有品位或者没品位。我只是兜儿里没钱买下所有那些磁带,只好随便选择了罗大佑。

不对不对,应该说实话。我不是随便的选择,我是早就被他吸引。可是至今不知道他什么地方吸引我。也许是旗帜也许是灯塔,也许就是欧洲传说里那个穿彩色衣裳的吹魔笛的人,带着一群老鼠走进湍急的河流。真是不知道。

有一天晚上,一个“老鼠”给我打电话聊天,说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视台才开始播“雪山飞狐”。我问他为什么急着看那个,他说主题曲是罗大佑写的。于是一群老鼠就天天等天天盼。终于听到了,就是“追梦人”。

谁在乎那是写给三毛的还是写给电视剧的呢。我妈眼神不好耳朵也不灵,听不清楚歌里到底唱的是什么。只是问我:“这是谁写的啊?真好像是几百年的沧桑啊!”我乐了,说:“罗大佑啊,罗大佑。这就是罗大佑的歌。”

后来我抄写过很多遍这个歌词,抄在各种颜色的纸上,给她。因为她也喜欢这个歌,还说我的字写得好。可是我的字里没有沧桑。怎么会有沧桑呢,我又没经历过什么沧桑。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度无眠的日子。。。”

这城市是台北么?还是别的什么地方?

呵呵不行,写不下去了。你知道。

--------------------------------------------------------------------------------

罗大佑 陈淑桦【滚滚红尘】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世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 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来易来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 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来易来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3)

你现在听得到这首歌么?听不到?那你先别看了。等回到家吃饱了饭,打开电脑把音箱的音量调到最大 ---- 再来!

今儿个就想告诉你,这一年来,我是怎么写出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帖子的。

先随便想一个主题,比如说,嗯,“大家一起来 ---- 游戏”。之后就在电脑里翻腾,听两句这个,听两句那个,这个,那个,那个,这个。。。这个!OK,就是这个。

之后就带好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听。同一首歌翻来覆去,下班听上班也听,有时候能连着听三四天。脑子里也是忽悠忽悠的,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从魂斗罗到98坦克,从沙丘到暗黑破坏神,从帝国时代到城市2000,从文明到传奇,一通的狂想。其实我哪个都没玩儿过两天,不爱玩儿,有那工夫我还下棋呢。可是激情被煽乎起来了啊,觉着自己一会儿赵子龙一会儿阿土仔,一会儿古罗马一会儿外太空,对着屏幕手舞足蹈,上蹿下跳。

之后。。。呃,之后坐在对面的老板突然问我:“喂你听什么呢?”“音乐啊。中国音乐。”“哦,哦。嗯,我有一个问题啊:是你一直在听同一首中国音乐呢,还是你们中国音乐听起来都一样?就你耳机里传出来的这调子 ---- 我都听一个礼拜了!”

这跟罗大佑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本来也没什么关系。就是纳闷儿,我想写什么玩艺儿,都能从罗大佑那儿找着个灵感。碰上个节假日,就能从罗大佑那儿找出个应景儿的曲子来。不信?咱们试试:

元旦:“一年过了又是新的一年,每一年现代都在传统边缘”(《现象72变》)
春节:“舞就舞吧舞春风,歌就在春梦中”(《春之祭》)
三八:“请不要以为我们弱者脑筋太简单,请不要以为我们比那小人难养”(《女子宣言》)
清明:“父亲的墓冢上香火余灰,小妹,何不与我共饮这仅有的一杯”(《小妹》)
五一:“挥洒咸咸的汗水,播下粒粒的种籽,繁衍他们那无所谓而认命的子孙”(《吾乡印象》)
六一:“让我们的孩子睡在母亲的怀里,让母亲的希望寄托在孩子的梦里”(《摇篮曲》)
七一:“光荣的政府,同胞的鲜血,织成伟大的胜利结果献给人民”(《侏儒之歌》)
八一:“一连有三排,一排有三班,一班有九条英雄好汉”(《大兵歌》)
中秋:“摊开地图,飞出了一条龙,故园回首明月中”(《将进酒》)
国庆:“歌功颂德的中国的军民同胞,创造了特色的历史奇迹 ---- 这社会主义”(《五十块钱》)
圣诞:“耶稣有另一个名字,叫做你也叫做我”(《耶稣的另一个名字》)

你信不信,就连感恩节,我都能找出个八九不离十的东西来:

“HEI TUM BA HEI TUM BA TUM BA TUM BA LA LE HO”(《黄色脸孔》---- 来自《印第安欢呼曲》)

(4)

秋天节日的前夜,在同学家的日光灯下,同学说:“这个歌你肯定爱听:罗大佑的《之乎者也》。”

阴天的教室里,把一张手抄歌词塞给另一个同学,纸上抄的是“隔壁班的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街边的音像店门上,贴着张红黑色的广告:“《童年》的原作者 罗大佑 恋曲80-90”

大学校园里,一个女生说:“对不起,给你录的这盘带子里,丢了《乡愁四韵》中间的那段吉它。”

豪华的饭店大堂里,一个外企哥们儿说:“嘿,你说的那个《将进酒》可真好听!”

理发店放着流行歌曲,店主的一个朋友推门进来,听了听,说:“怎么不放罗大佑的那个?”

暑假里和朋友一起做文化衫,白色的圆领衫上只写四个血红的字:爱人同志

坐在电视机前,突然大叫:“这个曲子,是罗大佑的《皇后大道东》!”

夏天傍晚阳光里,小心翼翼地打开她从广州带回来的礼物:原版《东方之珠IV》

一进办公室,就嫉妒地看见同事正在听他刚买的“罗大佑自选集”里的一首歌:《传说》

午休时候,大呼小叫地把打牌的睡觉的同事们都喊过来,看电视里正在播的MTV:《如今才是唯一》

表妹非要求售货员当场试带子,音乐响起时,商店里的人都一愣:“掀起了你的盖头来。。。”

冬天在寒风里等车,哆哆嗦嗦迫不及待地打开刚买到的一盒盗版磁带:《原乡》

拿着麦克风哼哼儿歌,旁边的同事说:“你丫的唱‘荡起双桨’怎么都是罗大佑的调儿?!”

离开北京的时候,把两件宝贝郑重交付给家里保管:所有的小人书,和全套的罗大佑原版CD

深夜坐在电脑前,忙着把网上收集到的罗大佑MP3和图片分类,做目录,做歌词网页

“你换件别的色儿衣服吧,别老穿那黑的了。”
“大家伙一块儿照相呢,把你那墨镜摘下来!”
“烦死了,结婚以后你能不能不留长头发了?”

好了好了。现在,我们都不穿黑色衣服,不戴墨镜,不留长头发了。因为他老了,我也老了。

“我的歌,加上你们的故事,就是你们的歌了。”---- 罗大佑

(完)

(这是个写了一年的作业,马马虎虎凑凑合合写成这样。看,我来到这个坛子注册也正好是一年。其实呢,这是我一辈子也交不出来的作业。怎么交啊,一个让我从年少做到了白头的梦,一个人。)

--------------------------------------------------------------------------------

娃娃【曾经沧海】
词/曲 罗大佑

车窗外朦胧的街灯 又是个台北的黄昏
春天中雨季的伤痕 隔绝了拥抱的吻
我再已不知如何开口 但再会吧 我的爱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记忆中难以抹去的人 总会有难解的疑问
变幻中年代的生存 难问你肯不肯
我再已不知如何开口 但再会吧 我的爱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挥挥手道别的路程 摇摇头摆回这情和恨
分分钟暖意的冰冷 上路吧迷失的人
我再已不知如何开口 但再会吧 我的爱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转自:http://www.talkskyland.com/list.asp?boardid=44

原作者: 小人书
来 源: 清谈天地
共有987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9877]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9313]
    3. 听罗大佑“扯淡” [7407]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7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