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送你一张褪色的圣诞卡

送你一张褪色的圣诞卡


www.lotayu.net  2004-12-24  闪亮的日子


2004年的最后一个月

下午饿的正荒,不知道哪里有晚饭吃,收到于飞贱贱的短信,问我晚上去不去演唱会。忽然想起来外外早就说了要请我看的,就贱贱的发了个短信琐看,对方贱贱的说立刻去买票。其实俺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去看意淫多年的老大爷,上一次看到他还是2000年的夏天在上海。

我就兴高采烈的去吃了份云吞面,天上在下小雨。我问外外票多少钱,丫很得意的对我说,300的票卖150一张,哥们看演出从来都是开场前买票,便宜。我做崇拜状,说咱们赶紧去吧,别迟到了。一路上行走艰难,全是冒着雨儿往里赶的人,俺穿着小红靴跳来跳去。有人拉我们,问哥们要票吗?外外问,多少钱,卖票的说,300的卖100。外外说, 我操。我问,我们要不要给老刘、楚尘买两张,把他们两叫来,这样我们也算平仓了,把平均价拉下来。外外就开始打电话,老刘不接,估计正加班呢。

赶到门口,好大的一排警察哦,俺做高贵状收起伞,手向后一扬,言下之意,票在后面人手上呢。结果我被警察叔叔鄙视的眼神和歧视的怒吼给叫回来了:回来,你,叫你呢,你们假票,出去出去!我和外外面面相觑,不可能吧,丫也会买假票?谁他妈买到假票也不会是他啊。警察叔叔又把手里一个小灯对我们的票照了照,说你看闪不对。

我在雨里面一下就软掉了,眼看着有票的都进去了怎么就我们是假票呢,谁他妈傻逼造假只造两张啊,于是我把外外痛打了一顿。外外气的东南西北都不认识了,找不到出口,俺又把他拉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我说咱们不看了吧,去吃点东西,何必受这罪呢。外外不干,说老子偏要看,没买到假票的时候我还不那么想看呢。好吧好吧,那就看吧。拦不住丫,丫又奔去买票了,走了没三步,我追上去问,外外,要是第二次咱们买的还是假票怎么办呀。操,那我们就把对方爆打一顿发泄完了再去买第三次。哦,还可以这样的啊。

半个小时之后,外外回来了,紧紧的攒着两张票,我扒拉来看了一下,又跑到灯光下,怎么也没看出和我们的假票有什么区别。真的可以吗?操,窗口买的原价票。我挺真了身板握着票,瞄着警察叔叔,人家拿小灯一照,居然是真票!!!于是我们就这样进去了。

我又窃窃的问,我可以先进去吗?你把那两张假的便宜点卖掉吧。外外怒斥我,你丫念过书吗,这么没品!我被吓回去了,没敢说话,过了一会,外外贼笑道,其实这事我刚才已经琢磨了,可是现在被假票退出来的人太多了,都在抢真票,估计咱们这货很难出手了。我靠。

哈哈,不过还是很值,看了五个人,都是非常喜欢的。出场的顺序是按年龄排的。

张震岳:我们还没进门,爱我别走就已经亮起来了,大家一阵乱跑,跟暴动似的。看到他的时候似乎在唱《我要钱》。我不是特别有感觉,他还是那样,这帮人都跟吃过药似的,基本都没变化。前两天何勇在北京唱的时候,听说有姑娘哭了,见不得人家有变化,那时我们在南京的KTV里点了一个《姑娘漂亮》,放了原唱出来,是十年前红堪的现场,好的绝倒。

苏慧伦:很可爱,很自然大方,穿的很high,虽然一直在二线,但一出场全场热翻,《鸭子》的时候我想起刚看的《侯孝贤的肖像》里面侯等人大唱KTV。一晃都这么多年了,当年她是我们附中男生的集体爱恋对象,场内的某个角落里大概正有我的中学同学吧。

张洪量:很是失望,好歹也是纽约学过电影的,出场的感觉像夫子庙的演出,废话不停,乱煽,下台乱握手,好象是来找感觉的。只有在走台的时候,忍不住的同手同脚,还能显得出他羞涩的那种可爱。

赵传:很劲。

罗大佑:心爱的他,用《东风》开场,自己打的鼓,打的我的小心那个跳的不停歇。折腾了三四种乐器,有了新专集的他,学聪明了,没怎么说废话,又搞了了《美丽岛》、《伴侣》、《停不住的爱人》。很多傻逼在喊《童年》,他不肯唱,我忽然又重新喜欢他了。外外问我他的新专集怎么样;我问罗今天住哪个酒店。

PS:中间有一个主办方的女的,叫什么apple,非要上来和张洪量合唱《广岛之恋》,实在把我恶心坏了,唱的差不说,别人都穿牛仔裤,就她穿了一身亮闪闪的,租来的婚纱模样,还拼命学林志玲的语气。实在太给南京姑娘丢人了。丢大了。汗。

散场时,就我们这一区碰见三个高中同学,这三个还不是一起来的,真叫人惊讶,当年听这些歌的日子真是纯洁的都有金刚不坏之身,个个都有为爱去死的勇气,同学少年都不贱啊。
(从后来的现场照片角度上看,我和我曾经认为最好的朋友之一的小符坐在一个区,但我没有看见他。)

怎么都那么多人有车呢,路堵的要命,打不到车,我们路过桌球馆,玻璃窗前有一个身影,是楚尘的红毛衣,进去打了六局,车才散了。

楚尘说,咱们就把今天当圣诞夜过了吧,再去吃一顿。我说好啊,可是我没有给你准备那张褪色的圣诞卡,楚说,就把你们那褪色的假票送给我吧。哈哈。老刘大笑,这下完了,这么丢人的事肯定明儿大家都知道了。


2002年

有一个很出名的作家,他有一个很疯狂的女朋友,有一次我问他,当年他和他女朋友是怎么搞上的,谁先把的谁,他说给你猜一百次你也猜不到。原来有一年他们在酒吧里玩真心话与大冒险的游戏,有人带来了一个其貌不杨的女孩子,第一个问题只是热身毫无难度,有人问她对他的小说怎么看,她回答说,小说一读就很喜欢,但未重复读过,却对着他一本小说的封二上的照片自慰过。众人哗然,他们两也就此好上。2002年听到这个骚骚的故事时,我有一点不好意思,说一句实话出来也会有如此的效果呀,当时我想我在见到罗大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勇气告诉我的这个事实呢,而且说的时候要眼神坚定纯洁,不能敌人还没起反应就自己先脸红了。

后来我当我有勇气对一个人说出这种话做挑逗时,我清楚的知道,这根本就没发生过,发生过的那一个,只有一个。

2000年

那年我真的很傻啊,居然换了很职业的一身衣服去看演唱会,现在我25岁,想起自己20岁的事确实觉得很傻逼;不过还好,也许我50岁的时候回想起来,也就宽容自己了。我希望有个人会象杜拉那样说,相比你现在相对明白事的样子,我更喜欢那时自以为是的傻样。

2000年的夏天我在北京学TOFEL,事实上,新东方的课没怎么上,我倒是天天往电影学院那一带跑,我记得北航门口有一溜小饭馆,我们还在那里碰到过崔健,但我要说的不是崔健,是一个老外,可能是美国人也可能不是,反正他跑到我们这桌借火接着就坐下来,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名片,叫我去他公司找他玩。当时对什么都好奇,还就真的去了。那天那个公司的门口有几个比我时髦很多的小青年,我推门进去了,看见普莱两个字,好象还有个五角星。我在那公司又认识了一个小胖子,那小胖子逗是逗,但很可笑,明明糟糟的还要搞出一副自己很忙的样子,他觉得这样很吊吗?后来被证明那个矮胖子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还是档次比较低的那种,我一度很仗义的想,他那么糟蹋罗,还不如来糟蹋我放过罗呢。当然这是后话,不过也因为他我才知道原来罗当时在大陆的演唱会计划云云,我把这个情报告诉稻草人哥哥,后来中间又折腾了一番,我记得有一个黄昏稻草人开着车带我去上地,找到heaven,heaven给了一牛皮纸袋的人民币,我们又带着这笔钱回那个公司,就这样很简单的买到了一圈最最前排的场内票。然后在办公室里,他们两聊了好一会,我觉得小胖子那口气好象是罗落在他手里他爱怎么搞就怎么搞似了,但是当时我好象只顾着翻他桌上一大堆罗为了宣传拍的写真照,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要了一把,后来这几张照片上了那本书的封二的位置。

那年夏天好象特别热,还特别的折腾,我从北京回到南京,又从南京去长沙到学校报到,报到之后买了张去上海的火车票,从上海看了演唱会之后,我又回到南京,在家休养着听听音乐什么看看片什么的,觉得再也不想去上学了,结果还是被父母塞到了飞机上又去了长沙。除了最后这次是飞机,之前的那一个月我好象都是在火车上度过的,我在火车上想《爱我就搭火车》那片真好看,怎么就没人来拍拍我坐火车呢,结果没想到几年后有个叫王家卫的人折腾出一个叫2046的火车,比我那时坐的火车更叫人恶心。那期间我买了我的第一个手机。是三菱小菲,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很是喜欢,到后来这个手机被偷掉的时候,我基本上也已经不是我了。

关于那唱演唱会以及之后众人钱柜K罗夜的各种描述在网上都多的很,其中很多也结集出成了书,无需再多表述了,事实上我现在也根本没有如此的热情去回忆。

1996年

那年我16岁上高一,那个时候的记忆已经衰败的不像个样子了,没有必要现在再去努力还原再现,我经常四个小时前和朋友说的一句话,四小时后写在博客上还原起来还有失真,何况是九年前呢。不过确信无疑的是,我有一本本子,上面有一首手抄的《童年》歌词,2002年当我再回到南京的家整理旧物事找到了它,歌旁边我还特地把他的名字写成繁体字,还有民国多少年的字样,后来我才知道我把年代给搞错了,民国的数字比我们要小一点。接下来的那一两年,我爸单位众多破电脑中有那么一两台能上网了,我就天天去玩,让我找到了一个叫“闪亮的日子”的论坛,很快就和那个坛子里有限的一拨人打的火热了,现在这个网站还在,但我已经很久没去过了。后来我想到一个问题,也许是因为罗,我一直都和与我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玩,总是比我大一些些的男人。直到2004年在一家KTV里,那时我已经不会再点唱罗了,别人唱的时候抑制不住的跟着哼而已,对方挪开话筒问我,不会吧,你都会唱?你哪年生的呀?到此为止,别人已经很难看出我的年纪。


2004年

在后来转眼2004年夏天,此时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过罗的任何一首歌了,天天浸在EELS或者一堆OST中,在老六的那个小院里见到一桌人,其中有一位,手持一款能放音乐的nokia,其中之曲正是罗,那些熟悉的音乐使这个不熟的人的面貌也陡然突显,我想起来他参加过罗网的聚会,或者曾经和稻草人哥哥一起吃过饭时在,希望没有记错。

刚才我在BT上下了《康熙来了——罗大佑》,说实在的,极无聊,要不是因为刚听了《美丽岛》让我热了一下,我根本不会去下载这个看。而且尽管我以为我已经不怎么喜欢这个男人了,我还是无法忍受别的女人和他讨论内裤是什么颜色的问题。小S不知道是装宝还是真不知道那么多歌都是这个男人写的。我们在学校里有一门课和考据学有关,甚是无聊,除非碰到你的G点上,比如我考据过古往今来小说中出现过那些双性人的文学形象,碰到自己喜欢的点上,考据起来,热血沸腾。以前也是,罗的知识不普及,也没出那几本书,大家都靠耳朵、靠扫描仪在搞着考据工作,每每知道又有哪个歌、又有那个电影插曲是罗参与的都兴奋半天,甚至是又找到谁谁翻唱罗的一个版本也能high起来。现在想来这种高潮来的真是莫名其妙。

原作者: 小璐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1021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罗大佑新浪聊天实录(2005.1.14)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今早到现在的狂乱无比 -给我们的青春 [8257]
    新谣歌手和罗大佑对话实录(1984)
    港版《爱人同志》曲目顺序更符合罗大佑原意
    罗大佑的考古(一)---痴痴的等
    大佑情怀之我只崇拜罗大佑
    印象:自己的罗大佑
    《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天津知名记者对话罗大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