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乡愁四韵>>乡愁四韵的伤逝

乡愁四韵的伤逝


www.lotayu.net  2003-08-06  闪亮的日子


  晨接堂兄电话,言伯父徐志泉先生因体内多器官衰竭再度紧急入院,并称其弥留以“读秒”计算,午间13:30即电终告不治驾鹤西去……平静中的切肤之痛……

  伯父一身清净澹泊,待我胜父……贴出这一篇小文,以志怀念。


  ======乡愁四韵:值得阅历写成吟======

  在学院念书的小妹,一次因为在上课时偷听Walkman而被老师当场擒获,电话里告诉我这件事时说感觉“空空的惘然”,嗓音有一个瞬间的哽咽,她当时听的是罗大佑的Unplugged版〖乡愁四韵〗。

  接完电话,心中回响着这首罗大佑根据余光中的诗句谱写成的苍凉曲子,依稀记得好象是E小调,和声一直是在Em、G、Am、D、Em这样的循环中回旋着……握在方向盘上的左右十个手指禁不住颤动起来。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那酒一样的长江水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那血一样的海棠红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那信一样的雪花白那家信的等待是乡愁的等待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那母亲一样的腊梅香那母亲的芬芳是乡土的芬芳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欲以白发盖黑土的余光中老先生,祖籍究竟是江苏常州还是福建永春已经无从查考,但余老先生是生于南京,九岁方离开当时的首都去四川,三年后返回南京读大学,对于祖国,少年时的印象是最深的,四九年余光中离开大陆赴台湾,此后飘泊于香港、欧洲、北美……半个世纪以后再次蹋上大陆的土地,余光中在南京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乡愁只有纯粹的距离而没有沧桑,这种乡愁是单薄的……”

  真的吗?

  长江水、海棠红、雪花白、腊梅香,对于自称为江南人的余光中诗中的四韵,我想起的只能是南京。

  长江水对于南京自然不用多言,我天天喝的就是过滤提纯后的长江水,海棠红是城南的老民居院落里几乎家家都有的,雪花白除了消融速度快于北国,其密度和厚度也远远超过了苏南江浙沪,至于腊梅香,随意点缀在东郊的称之为“腊梅香海”也并不过分。

  金陵王气黯然收,这四韵是不是余光中在南京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写照并且值得这位梁实秋的孺慕母乡、神游古典的大弟子的异乡之怀,我无意争辩……韵里有愁,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不是无端悲怨深,值得阅历写成吟。

  阅历如果全都是无端的悲怨,也不尽然吧。即使缺失了沧桑,乡愁这种也许是任何动物都会有的情感也未必是单薄的,比如海龟和招潮蟹以及候鸟。在这个意义上,乡愁还不如说是一种本能。

  人类的乡愁,是烧我成灰,魂魄依旧萦绕着家乡的厚土,那一方或热或凉的乡土,四海飘泊的浪子眼中是故园,易水河畔的壮士称之为牵挂,落难的英雄视之为草莽江湖。

  我生在南京,可祖籍是在一个江南的小城,是共产党的三位创始人恽代英、张太雷和瞿秋白的出生地,儿时的生长是在奶奶和伯伯的羽翼下,在两个城市间穿梭着,南京一栋旧都典雅的欧式小楼和故乡水网交织的田野,是我童年印象的全部。

  淡淡的乡愁四韵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是高速公路的一个道口、门前的小池塘、运河两岸的翠堤和塘岸的墓碑……

  多少次奔波在高速公路,故乡是在这300公里路程的中间,由一个360度的匝道牵引,原先广漠的田园也竖起了丑陋的、钢筋混凝土构造成的、满足人类各种致富需求的建筑物……每次途经这里,我会退空挡,让车速由160KM/H自然减速,滑过那块蓝底白字的指示路牌……从东到西,或从西到东,即没有由来,也没有目标……心中想着这样的如人生一般的驾车其实是说不清始终的,无非是从这里到那里,从一个温暖走向另一个温暖,或从一个冰冷走向另一个冰冷,两端不会给我以任何港湾的感觉,尽管这个小城没有给我现实生存的命脉,可根基在此,骨血是从这里衍续出来的……

  奇怪的是每次驾车或步行抵达奶奶留下的那一间小屋都是走的不同路线,而每次都会在疲惫的时候看见门前的小池塘……

  不会忘记儿时的夏天,我被奶奶和伯伯放在一只木头澡盆里轻轻推下那个小池塘,满布着象香炉和牛头一样的棕绿色的菱角,我会伸手去触摸采摘那些菱角,累了的时候看天睡觉,醒来的时候再继续玩水……

  故乡南北向的运河,我从小就习惯了翠堤上春天的油菜花和冬天枯黄的蒿草……一条伯伯借来的船在运河里悠悠荡荡,晚间会在船尾点起一盏渔灯,我会坐在船头的木板上,看两岸间的碧波……在南京的时候,妈妈会因为我犯的小错误而吓唬我说:“你就是渔船上捡来的!”在故乡,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来自于弃养的家庭,是对操这个城市乡音的不懂事的孩子最重的镇慑……伯伯会这样告诉我:“渔船上的孩子都是倔强的,一切要靠自己,才会有人看得起你……”

  三十年过去,乡居岁月的累计在记忆里也不过是那么一两年吧,故乡也演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所在:门前的小池塘里不再有青菱,运河边的蒿草也因为修的水泥路而失去了生存的依托,旧宅因为需要让位于一个国际贵族学校而动迁,只余下了塘岸边的一方坟茔,那里有奶奶和爷爷的墓碑……

  去年的中秋之夜,苦于无处可去无路可走之际,率性地、任由着方向盘的引领,驱车136KM去那里和我的祖父母团圆……今年的正月初八,由赣北和皖南回程,在此停留,车灯照亮着小树林间杂草丛生的埋骨之处……擦去墓碑上覆盖了文字的泥土和枯草,长跪在前,眼里漾出乡愁的最后一韵……

  再次想起伯伯的话:“渔船上的孩子都是倔强的”……

  还需要阅历吗?我的阅历,不过是空空如也。

  很希望能有一把伞,撑起这乡愁的霏霏……

原作者: 伊比扎
来 源: 新浪[车行天下]论坛
共有10469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谁虚拟了我们的音乐天空 [9387]
    乡愁四韵的伤逝
    哪里来得那许多乡愁
    你是我永远的乡愁
    乡愁何止四韵
    《乡愁四韵》
    乡愁 - 罗大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