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乡愁四韵>>哪里来得那许多乡愁

哪里来得那许多乡愁


www.lotayu.net  2002-04-22  闪亮的日子


我不是听着罗大佑长大的那代人,他是。

虽然跟他也差不了几岁,但是一年时间足够成长起另外一个偶像供我仰慕了。

他收藏着罗大佑所有的歌碟,在许多个寒冷的夜晚,就那样深蜷在沙发里听他轻声地和着那些旧旧的歌,品着咖啡。

似乎我更喜欢喝酒,但是他喜欢咖啡,我的生活由他一手安排,色彩和节奏也由他掌控。如果生活是部电影的话,他该是领衔主演,我是友情客串。

他说要和朋友聚会。我静静地望向他,懒得眨眼,感觉很涩时垂了头,一滴泪落在深色的衣服上。他说那好吧,一起去。

路上,我乖巧地偎进车后座。他回身抚摩着我的头,问我还习惯吧——像在逗弄一只别人家的猫。我不说话,望着车外没有区别的夜和夜,新疆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到处都是霓虹灯。

他们只唱罗大佑,我插不上嘴,只好一杯一杯地喝着小瓶的哈啤。想起再也难见“出身名门,啤气十足”的哈啤广告,轻轻地笑了,今天有点奢侈啊。

我还是唱了歌的,一首流里流气的歌,他的朋友很邪地笑他的女人。我把声调又夸张了几分,很野。他一定不高兴了,听惯了罗大佑的人都会不高兴的。

回去的路上,我一遍一遍地篡改《乡愁四韵》。我是故意的。

想妈妈了,他不在身边告诉我不要想。眼睛跟着秒针一格一格地走在表盘上,希望他忽然出现,像个神仙那样。

他没有变成神仙,我变成了酒仙。

等他找来时,我不知道为什么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在一个乱七八糟的茶吧喝酒,现在还记得那地方叫“夜上浓妆”。

认识他以来,第一次吧,晚上的房间里没了罗大佑的歌声和我的咖啡。夜半醒来,忽然想听他唱《乡愁四韵》,他却睡熟了。我把胳膊举在眼前,借着月光看他留给我的青紫痕迹,想起脖子上还有他昨天留下的吻痕,哭了。

整整三天,他陪我闲在房里。他说你不会突然走掉吧,眼泪就下来了,我尝了尝味道,咸涩的,不是水。我说我没生气,让他一点点地喂我喝粥,笑,疯狂做爱。第四天,他放心地去上班了,临出门时问我晚上想什么吃。我歪着头想了一会说来朵海棠红吧。他笑,怜爱地晃晃头。门在我们之间慢慢、慢慢地没了缝隙;他的笑脸,我的笑脸在彼此地眼前慢慢、慢地消失了——我说的是,从此!

现在的男人小我很多。满屋子都是他的日本动漫、《流星花园》和冯德伦的胡言乱语。我从来不帮他打理,随它们乱着,自己偷偷满足于充实的假象。

最近常常做梦,却是怎么也梦不到自己想要的。

梦见有人送我一罐萤火虫,越来越亮,睁了眼才知道是外面的霓虹灯。想起了新疆的窗前流淌的那片月光,就不想再睡下梦那些没意思的东西了。点支烟,坐在夜里数身边小男人的睫毛,数不明白。轻轻地哼起遥远了的《乡愁四韵》。

小男人醒了问我那是谁的歌,很好听。我说是罗大佑。
他说这名字很熟悉,你以前的男朋友吗。我笑,按灭了烟说睡吧。
他轻轻地俯下身吻着我的头发问我你的家乡在哪里,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我躲开他的嘴唇说,是新疆。

原作者: 有花开落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882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BOB DYLAN演唱会的前前后后
  • 下篇文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谁虚拟了我们的音乐天空 [9387]
    乡愁四韵的伤逝
    《乡愁四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