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那个年代的歌谣与文字 - 蓝色符号

那个年代的歌谣与文字 - 蓝色符号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记忆的展开类似镜头的移动,通常的表现是渐行渐远,淡至模糊、晦冥,偶尔的亮光就是所谓的铭心刻骨。但我却见识过摄影师拉尔夫·吉布森的与众不同:技术细节的全面夸张唤出的影像尽皆浓烈的黑白。每一幅照片都是难以忘记的记忆。   

  但我发现记忆是靠不住的,由于一直迷恋着一些消失的东西,因而连回忆也充满着可能的想象。好在这回忆如果停留到80年代中后期的大学校园,背景也还鲜明。   

  “岁月像树叶和石子一样经过/我记得那些年轻人,那些水手”“用埃利蒂斯的青春感觉来形容,应该叫‘蓝色记忆的年代’”。   

  那时我满心而且纯洁地爱着诗歌、自由和爱情,虽然爱情和自由那时都在几近空虚的天空中。如果那时你到过哈尔滨那所有名的半军事化管理的巨大校园,你会明白我的意思。除了年轻,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梦想,只有寄托,只有将美好事物的炫目折射到生活中去的敏感。   

  哈尔滨的冬季太过漫长,心也常常倍觉荒凉。因此曾在信中戏称天气于是影响了我一生。但冬日的阅读和交谈,确曾是青春期重要的食粮。如果你去扫描宿舍的书架,会发现如下名字:萨特、弗洛依德、尼采、托夫勒、罗曼·罗兰、罗素、北岛、席慕容、金庸、王朔、昆德拉……那时文字带来过极大的痛苦和快乐,我一度读得疯狂,心灵上有无限亲近的朋友:狄兰·托马斯、里尔克、纪德、黑塞。那些冬季里,雪成了我心中最寒冷、最温柔的部分,写作也成了隐秘的感情;只为着喜欢的人或自己的心灵。   

  而音乐和歌谣无疑更能令年轻人相互感染。在宿舍的水房和走廊中,几乎人人都是歌手,当然通常的反应不是赞美而是咒骂。另外一个特点是那时非常容易找到一首大家都熟悉的歌,原因是选择较少而且集体活动多,当年的流行绝对是美好的传染病。如今我们这拨三十出头的人还能一个个怀念这些名字:崔健、罗大佑、苏芮、齐秦、姜育恒、卡彭特、迈克尔·杰克逊、约翰·丹佛。记得我曾在好些城市拼命搜罗磁带,所以常拿Brothers four、beatles、Paul Simon、Pink Flord、齐豫、黄韵玲等组织小圈子活动。   

  然而青春其实有更多冷酷的内容,也充溢着可笑的反讽。我不想深入也不愿回避,记忆里带着无限的宽恕。我们浪费了时间,长大成人。歌谣和文字在单纯的早期应该是明净的。我做到了,所以很不幸就一直生活在梦境之中。80年代的反叛和艰辛,到了90年代即刻成了难以理解的荒唐。   

  “许多人掠身而过/一张美丽生动的脸出现又隐去/总是心怀幽怨的你/总是那些秘密的字句。”我感觉青春虽然还在,但它比崔健的歌老得快。   

  很多年前就学会了忘怀,虽然蓝色记忆的年代经得住如此多雨水的冲洗。但安东尼奥尼在《Beyond the clouds》里说出了真理:   

  “如果我说我爱上了你会怎样?”   
  “就像在光亮的房间点燃了蜡烛。”

  十首我不能不提的歌(80年代)   

  崔健:花房姑娘   
  罗大佑:恋曲1990   
  齐秦:外面的世界   
  苏芮:是否   
  齐豫:橄榄树   
  姜育恒:再回首   
  卡彭特:Yesterday once more   
  保罗·西蒙:Scarborough Fair(《毕业生》的主题曲)   Rod Stuward:Sailing   
  威猛乐队(Wham!):Careless Whisper

原作者: 佚名
来 源: 南方周末
共有6096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初识大佑
  • 下篇文章与罗大佑有关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誰的童年?誰的羅大佑?—讀羅大佑《童... [13364]
    2. 哪里来得那许多乡愁 [12309]
    3. BOB DYLAN演唱会的前前后后 [10754]
    4. 永远的围炉 [10082]
    5. [札記]青春灰燼裡的羅大佑 [9957]
    6. 携歌的旅程——记纵贯线香港演唱会 [9331]
    那个年代的歌谣与文字 - 蓝色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