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绿色恐怖份子>>堂吉訶德式的悲劇

堂吉訶德式的悲劇


www.lotayu.net  2004-7-21  闪亮的日子


  我覺得這是場堂吉訶德式的悲劇。就我聽過大佑一百多首歌曲以及一些故事的觀感,他是個情感(對家國、文化的愛恨與使命感)澎湃而充滿矛盾、痛苦的人。他不斷在找出口,不斷努力地想做些什麼;他也認識得到這種情感的虛妄,體會著大時代中小人物的無力感,但他又放不下。看得較開時,有「痴情笑我 凡俗的人世 終難解的關懷」,蘇子般的豁達--〈大江東去〉: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往事二○○○〉更有「多情笑我」如此直接襲用之句,大佑對東坡或許心有戚戚焉吧。但他畢竟沒那麼豁達,他很痛苦,又常懷憤懣;一個本有家國文化情懷,青年時又有了成就與名聲的藝術家,難免會或多或少地膨脹了自我,這是需要很大修養才能處理好的。惜乎哉,大佑近年似乎是失敗了,陷進去了,開始緬懷過去,顯了暮氣了。再者,台灣混濁的現況連最專業的觀察家、生活閱歷最廣的人士都不一定能看清楚、看全面,何況思想與生活圈已定型,又非以政治為本業的人。

  〈綠色恐怖份子〉實令向來最推崇羅大佑的我傻眼,且不論歌詞在章句上的粗糙,就義理看,大佑的心境已然陷入偏執了。他常常偏執(這可見諸他一些罵人社論),但這是第一次這麼表現在歌曲上。悠悠蒼天,此何人哉?如果給他時間,這應該過不了向來注重品質的大佑自己這一關,可是憤怒讓他草草推出了。〈阿輝仔飼著一隻狗〉層次雖不高,就詞曲表現看尚可說是酣暢淋漓的一首過癮之作,〈綠色恐怖份子〉則只能讓人為他捏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