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我与罗大佑——《大地的孩子》

我与罗大佑——《大地的孩子》


www.lotayu.net  2002-07-26  闪亮的日子


  决定离开北京的那段日子,恰好传来了罗大佑来大陆开演唱会的消息。第一场演出是在上海,北京的歌迷齐飞到上海去聆听那渴盼以久的歌声。我没有去。很多时候我是一只心里装着大海却只能无奈在被困在一个孤岛上歌唱的海妖。但是从北京音乐台的节目里,我完整地聆听到了罗大佑的歌声和演唱会的实况。于是,在那样一个深秋的午夜,我的泪水再次浸湿了半条枕巾。

  同所有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一样,我也是听着罗大佑的歌长大的。不同的或许只是我更年轻一些。当罗大佑发表第一首作品时我还没出生。但当我出生以后,等我长到了有基本的思维去分辩音乐里的那些元素的时候,我就被罗大佑的歌声吸引了。从《童年》到《光阴的故事》,从《家》到《皇后大道东》,从《恋曲1980》到《恋曲1990》……伴着罗大佑的歌声我渡过了我人生中最美的校园时光。

  罗大佑的歌声不做作,沙哑的嗓子带着他沉淀的感情为你诠释着他对于生命、人生与爱的理解:“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越过你的深情的我的眼……搞不懂沧海为什么会变成桑田……”“黑漆漆的孤枕边,是你的温柔,醒来时的清晨里,是我的哀愁……”好喜欢罗大佑歌声里的文字,那文字优美,隽永,带着一种纯然的美感,象一卷清墨淡彩却意韵深长的山水国画,令人品味无穷。深幸罗大佑当初没有选择医生而做了音乐人。如果没有他,不知道中国的二十世纪乐坛和整整二十多年的时代,是不是会苍白许多。

  最喜欢罗大佑的那首《你的样子》。多年以后,当我在北京从林志炫的专辑里听到他成功的再度翻唱后,我更情不自抑地爱上了《你的样子》。“我听到传来的谁的声音,象那梦中呜咽的小河,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遮住告别时哀伤的眼神;不明白你是为何的情愿,让风尘刻画你的样子,就像早已忘情的世界,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

  我不知道我再一次的选择流浪是不是就是被这首歌唤起的。但至少,它在我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四年之后,再一次穿透生活的尘埃,激活了我的心脏。

  那时是2000年四月。算来,是我在北京已经整整生活了四年了。一千多个笑与泪的日子划过指间,四年的拼搏与积累,工作、友情、生活,一切终于都有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和环境了,于是不可避免的,我也陷入了那份安定之后,对于归宿的渴望。

  我开始放纵自已去面对那一张情网。但当我被这张网罩住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网里的自已,是那样的无奈和无助。于是就明白了自已,还只是一只小小的昆虫,生命赋予我的能量 还远远没有达到破茧成蛾的地步;于是就知道了自已,还是一个在海上漂泊着的水手,航行的旅途还远远没有达到彼岸的长度。

  “岁月随风而逝,我依然是一名水手,水的手,名字永远写在海上。无法占据江河承诺的港口,噢,裸足的渔家少女,你指给我看的地方,也不是岸!”当我在爱聊的网上酬网友的诗即兴把这几句话打出来的时候,我按在键盘上的手指很久很久都无法移动了。我长久长久地望着那不经意间从内心深处涌出来的潮声,品味着自已——命运,是不是注定就是要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的,如果我注定无法更改自已的生命旋律,那我就不妨尽情地唱好了。用全身心的投入,把生命的歌声诠释得更精彩——于是,最终当我挣脱了那张情网却发现自已依然挣不脱那份软弱时,我选择了离开——离开这座我生活了多年已经让我产生倦怠的城市,抛下四五年来的积累,再一次打起行囊,重新开始。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泯隔夜的你空独眠的日子……”耳畔响起了罗大佑多年以前的这首《追梦人》。那是九年前我曾经最爱的一首歌了。伴着它,我跌跌撞撞地走出了自已青春追梦的足迹——白鸥、晚晴、《悄芳集》与那些初涉社会的日子,九年的追寻与梦想,辛酸与成长……回忆一幕幕,在眼眸里闪亮。

  长发不再了,可梦想应该还生长着;青春过了大半,但至少还在自已的手里握着。躺在已经被我装置得象个家一样的小屋里,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吧,再来一次,你还有勇气迎接吗?

  我们缺少了青春可我们多了经验,我们面对的也许更加艰难但我们已经成熟了。

  在反反复复的思索后,我再一次走上生命的赌坛,投下了我的注码。
  我看不到底牌,但我相信,我会赢的。
  我赌,但不会轻率而鲁莽,我不会赌运气,我只赌自已。

  我开始收拾行囊。准备走前走后的事宜。我收拾行囊的时候,传来了罗大佑要到昆明开演唱会的消息。

  我忍不住笑了。你好,罗大佑!

  到昆明的第二天去新公司报到。傍晚冒着雨横穿大半个市区走回到住处,我打开电视机节目报道说罗大佑昨日晚到了昆明,正在召开记者见面会。

  我忘了长长路程的疲惫和整整一个城市的陌生和孤寂,我看着屏幕里的罗大佑我说“我也到了。”

  罗大佑的演唱会在月底周末,我知道虽然聚在了一个城市里,但我可能是无法看到了。但这不要紧,至少我们把生命的歌声都唱出来了。

  “白云用四季来转换东南与西北,人们用温情与冷漠相逐和相随,出征的你总选择生命的无悔,归去的时候别忘了说声珍重再会……”

  我不知道这个城市会不会成为我最终的归宿,我刚来,还不能预知它在我面前会展开一条什么样的路。但我想,在心中,有一条路是永远延伸着的,它看不见终点,但却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站在窗前望着眼前这个灯火流苏的城市,我说会的,一定会有一天,我可以完全超越生活的桎梏,让理想的翅膀自由飞翔,让生命的歌声,蛹化为蝶。

原作者: 扫帚菜
来 源: 天涯社区
共有888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記者啟蒙之四 --- 羅大佑昨日遺書篇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