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野百合也有春天>>野百合也有春天

野百合也有春天


www.lotayu.net  2001-12-20  闪亮的日子


  初识陶冶的时候,我还是个小丫头。

  这是陶冶的话。其时我正是大一的新鲜人,在音乐系的桂树下读书弹琴唱歌跳舞,将日子过得如初秋桂林的风般,洋溢着桂花馥郁沁脾的甜香。陶冶在我们学校美术系工作,教雕塑的,我男朋友秦峻的老师。其实,也应该是我的老师,音乐系和美术系统属艺术学院,在偌大的师大里,算是同一脉的吧。

  秦峻是在周末舞会上将我“挖掘”出来的。众所周知,大学舞会的根据地一般是饭堂,我们学校也是。尽管彩灯旋转舞曲悠扬,但总免不了隐约闻到一丝丝油腻腻的菜香。秦峻在菜香里跳国标,惹得我们这些音乐系的女孩子好一阵猛笑。不是他跳得不好,其实他身形颀长,气宇轩昂,舞姿挺拔优美,颇有几分王子的风采,只是菜香里的国标总有点怪怪的罢了。还有他的那个舞伴,什么外语系的所谓系花,尽管长相甜美,还穿着淡紫色的纱裙,但跳起舞来实在不入音乐系人的眼。爱闹腾也爱出风头的音乐系的丫头们开始划拳选人去顶替淡紫纱裙的位置,与国标王子过招。结果我“雀屏中选”,在哄抬和窃笑中被那拨家伙推到了王子跟前。

  上场。

  音乐系的功夫不是盖的,我和王子的配合引来热烈掌声。

  就这样,我恋爱了。

  秦峻象可乐,青春激情,唱卡拉OK、蹦迪、骑双人自行车、坐海盗船,刺激着我新鲜的大学生活。但玩乐还是不同样式的好,一天我们在思索到底该玩什么好的时候,秦峻说“去陶老师那里”。

  于是我们去了“百合轩”。在大学里教书是轻松的,陶冶除开教书外,还经营着一家画廊,也是茶艺馆——“百合轩”是它的名字。我一进去就爱上了那个地方,桌椅古香古色朴拙简约,墙上壁橱里挂满水墨山水,空气中弥漫茶香,音乐是我喜欢的潘越云,我兴奋地东摸摸西看看,连厨房也不放过。

  “你这个小女朋友够闹腾的!”陶冶边摇头边跟秦峻说。

  “你说我坏话!好呀,我决定不叫你老师,直呼你的名字了!”我还没等秦峻的回答出口就抢话。

  “小茶,别那么胡闹,陶老师是我最喜欢的老师!”秦峻有点生气了。

  “没事没事,老师也是朋友嘛。”陶冶的笑容大度从容。

  “就是就是!”我冲秦峻扮了个鬼脸,跳开继续看画去了。

  桂林是岭南画派画家最大的集散地,清灵秀逸的山水给了画家无限的灵感,于是桂林街头画店画廊非常之多,但也导致了作品质量良萎不齐和漫天要价的状况。百合轩里是清一色的国画,从传统的工笔花鸟写意山水到现代改良后的工笔重彩什么都有画种齐全,许是陶冶本身是学雕塑出身,选画眼光独到,整个画廊里的画韵致和角度都和一般的画廊有所区别,还没有哄抬价钱的现象,真是难得。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回过头去看陶冶,他闲闲地端着乌龙靠在藤椅里和秦峻聊天,白色暗格的T恤,士林蓝的长裤,黑色布鞋,感觉与百合轩天人合一。

  音箱里潘越云低低唱,相逢仿佛如同一场梦,呵呵,在这般美好清雅的画廊里相逢相识,真是梦也。

  大学四年,和秦峻谈了四年恋爱,也喝了陶冶四年的免费乌龙茶,我一直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在去百合轩的时候,还债般卖弄自己的招牌笑容为陶冶招呼客人。陶冶总在我们进门的时候笑谑“呵呵长工来了”,气得我半死。

  日子在行云流水中飞跑,我毕业了,在这个有着甲天下山水的城市里做了导游,终于有了报答陶冶的机会。

  “陶冶陶冶!来钱了!”记得这是我第一次带客人到百合轩时对陶冶大声嚷嚷的话,当时的感觉真是神气得不得了。那个团里的金发碧眼们大多从事文化业,绝对抗拒不了百合轩的韵致,陶冶又要发一笔了。我张狂地冲他哈哈笑。“收敛点,你还要带团呢,这样不好”他对我的张狂样略有意见,但嘴角尽是笑意。我懒得理他,反正这些老外也听不懂桂林话,将他们交给侍应生,我大喇喇地喝乌龙茶。

  陶冶去换了CD,“还是让你听潘越云吧”! “多谢!” “最近怎么样,导游好玩吧?秦峻呢?好久没看到他了。” 秦峻早我一年毕业,在市郊一所中学里教美术,日子过得平淡无味。到伦敦研习美术史一直是他的梦想,他要改变,他要换环境,他要飞,于是猛攻雅斯。我通过带团认识的一个客人给他找了一份担保,事情办得出人意料的顺利,下周就要走了。

  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告诉陶冶秦峻出国的消息吧,秦峻还说过要请陶冶吃饭来着。 陶冶不赞成:“要换环境,不一定要出国。”

  “去伦敦学美术史是他的梦想。” “小茶,你真的爱他吗?”陶冶的语气认真而沉重,一反平时的笑谑,认识那么久以来头一次。 “当然。这还是问题吗?都在一起五年多了。”

  “你要是真爱他,就别放他走。” 我无言以对。

  我是个风一样爱追逐自由的女子,最怕束缚和妨碍,也不愿意给别人束缚和妨碍。秦峻要飞,我只能助他,别无它途可走。 但是,风的方向是人无法把握的,这一点我明白,也很无奈。 手中的茶,渐渐凉了。 一周后,我送走了秦峻。

  和大多数故事一样,和陶冶的预测一样,秦峻的电话和E_mail开始的时候勤得不得了,初到异乡的寂寞孤独需要恋人的理解和关怀。但是,随着他慢慢融入英伦社会,一切都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了。 终于,在走后第二年冬天的一封E_mail里,有了这样的内容“小茶,我爱你,但是,距离和现实让我不得不放弃你。下个月,我就要和一个英国女孩子结婚了,对不起。。。。。。”。

  冬天漓江是萧瑟的,虽凄美,但游人极少,我有大段大段的空白时间。

  无法呆在小屋里,因为墙上桌上地上甚至空气里,无不充斥着秦峻的气息。我逃到了百合轩。 坐在临江的窗前,看萧瑟的江水,听呼啸的冬风。 我经常一包烟、一壶茶,坐一天。 如果能有一种方法,让烟燃无烟,茶泡无味;如果能有一种方法,能让我忘记人间所有的爱与哀愁,我愿意付出所有。 然而,没有。 烟也没有了,我冲到柜台找陶冶的烟。 “小茶,这是最后一根。”陶冶一边给我点烟一边唠叨。

  “陶冶你越来越婆妈了。又不是不知道我抽烟的历史,还罗嗦那么多。明天,我打算去买雪茄。” “小茶,”陶冶皱眉,“风向是人所无法把握的,而且,伦敦今天刮什么风我们在桂林又怎么知道呢?放下吧。” 一根利剑刺进我已敏感得不得了的心,痛楚的血奔涌出来,流到眼睛成泪,流到皮肤成战栗。我抬起朦胧泪眼,无奈地对陶冶苦笑,“放得下吗?” 他不语,为我的茶杯注入新泡的茶。

  气氛被我的眼泪染成灰色,悲痛晦涩压抑。 我抓起桌上的烟迅速点燃,抽了好几年的烟了,居然被呛到!泪更凶了。 陶冶不理我的眼泪,自顾自地说话,“窗外的桂树上都没有花了,真怀念初秋的桂花,清甜怡人,还戴着笑。” 现在,怕是已经零落成尘,没入泥土了吧。好象我。

  “认识你的时候,你才17岁,神采飞扬,整天挂着笑,看着你的笑很多人就忍不住跟着你一起笑。” “那是很遥远的事了吧?” “不远,才7年而已。” 天啊,已经7年了!我居然从17岁长成24岁了。嗯?陶冶呢?他也三十四、五了吧?怎么还不成家? 我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忘记了忧伤。 “哎,我说陶冶,你也该把百合轩的老板娘带来给我见见了吧?” “你见不到的,你没有这样的机会。” “为什么?”怪事,七年的朋友居然没有机会?我恨的有点想咬牙切齿了,这家伙真不仁义。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你不知道吗?” 难道。。。。。。我的心猛地被敲了一下,不会吧?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紧转移话题。 “CD快放完了,还不赶快去换?” 其实,当时的歌声还是阿潘的,她在还是在唱野百合,“你可知道。。。。。。” 自那次以后,我们的话题绝少涉及感情,我怕触及什么,他怕打碎什么。 也自那次以后,关于秦峻的讨论在我们的交流里消失了。

  春风渐菲,雨丝渐潇,又是一年春来到。

  旅游旺季。我整天带着客人游山玩水钻岩洞,忙得象陀螺,也累得一塌糊涂。偶然地,在暖阳下的忙碌里,我发现居然自己很久没有想起秦峻了。倒是久不久将客人带到百合轩,替陶冶挣点外快。但是,他总躲在里间刻什么,可能是系里的工作吧,没有太多的空理我。

  许是我的笑容和热情讨人喜欢,客人们经常邀我一起参加他们的夜间活动,或卡拉OK或消夜,我在昏昏沉沉中快乐着,在疲惫中满足着。 透支快乐是要付出代价的。 终于,在一次凌晨的消夜后,我腹痛如绞,翻江倒海般呕吐不止。

  迷乱,痛楚,我用尽一切能想到的办法均无法平息。只好拨通了陶冶的手机,他急惊风般地冲到我屋的时候,我象棉花一样瘫了下去。 醒来,四周是雪白色的。陶冶眼里尽是焦灼,但声音依然保持这一贯的温厚从容“没事的,医生说是急性阑尾炎而已”。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如绞腹痛就再次如海浪般一阵强过一阵地袭来。我用力咬着下唇,一股咸而腥的味道刺激着我的味觉。我痛我难受我无法抑制,只好将自己的身体翻来滚去。

  天啊,陶冶救救我,我听见自己在呓语。 我被纳进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有一只手在我的后背轻轻安抚,有一只手拭去我额头的汗珠,还有一个声音贴着耳朵镇定着我“乖,没事的,我在呢,医生马上就过来了。。。”。

  医生来了。 马上手术。 不知道医生还对陶冶说了什么,我听不清,但是模模糊糊看见陶冶用颤抖的手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是什么让他颤抖?是什么让一贯淡定从容稳如泰山的陶冶害怕至此? 进手术室前,陶冶拉着我的手,把一个小小的指环套在我的手上。麻药已经起作用了,我昏昏沉沉,反应不过来。好象还有护士的笑语“好漂亮的。。。手术室里不让。。。我暂时保管。。。”。

  自麻药中苏醒,病房里就我一个人。第一感觉,不是术后余痛,而是手上的戒指。 什么意思?莫非真是。。。。。。 脑子异常清醒,我细细回想认识七年多来的经过。第一次去百合轩的时候,陶冶手捧一杯乌龙站在临江的窗前,目光清和如水,“小茶?茶叶的茶?好名字”。 护士进来了,思绪被打断。 “好漂亮的戒指啊,他为你戴上的时候,我都要看呆了。”她一边替我检查伤口一边说,“医生把他赶回去炖营养汤了,你不知道呀,他老在门外走来走去,晃眼!哦对了,他居然还威胁我们主刀医师,说要是治不好你,这枚戒指也永远不会戴在其他女孩子手上!他可真有意思。。。。。。” 我转过头。枕边有一个WALKMAN,一定是陶冶放在这里的,怕我孤单。戴上耳机,阿潘的声音似树根边厚厚软软的落叶,罗大佑的词曲象山谷里的清风,风吹叶动,飘飘忽忽,“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野百合也有春天,你可知道我爱你怨你想你念你深情永不变。。。”。

  陶冶经常叫我傻丫头,我真是个傻得不能再傻的家伙!七年多的时间,那么透明的爱。。。。。。 戒指啊戒指! 咦?戒指里层好象有点凹凸不平,摘下细看竟是——“我爱小茶,天长地久”。 卫夫人的簪花小体,陶冶的篆刻。 猛然想起,那段时间他躲在里间刻东西,想来肯定是这枚戒指。那时,我还问他刻什么那么认真?他的回答是刻舟求剑。谁料,刻的是这几个字——我爱小茶,天长地久。 七年多,2000天,陶冶从未对我要求什么。他就是环绕我的空气,无时无刻不在气度无限地包容着我、宠溺着我。生气的时候,他是出气筒;低落的时候,他是强心针;累了的时候,他是避风港。。。。。。 我把戒指紧紧贴在心口,让它和着我的心跳一起跳动。

  出院后,陶冶的爱象一杯清茶,清醇而大气地让我浮躁的心灵慢慢安定下来,生活也象茶一般温和淡定旖旎美好。我辞了旅行社的工作,央陶冶买了一架古筝,每天在茶香和水墨的包围里卖弄我在音乐系学的那些功夫。

  每当夕阳西沉,必弹的曲目是《野百合也有春天》。古筝的叮咚古意将这首工整清雅的小品诠释得韵致十足。陶冶的目光温暖地包围着我,满是爱意。

  百合轩许是就了我们的爱,生意一天比一天兴隆。侍应生们大多是美术系的学生,他们开始叫我“师母”。 多难听的称呼啊,我对陶冶娇嗔,人家有那么老吗? 陶冶大笑一把揽我的腰,贴在我的耳朵耳语,“25岁了你以为你还小啊?再说,我很享受这个称呼啊”,随后声音高扬起来给他的学生:“孩子们!大声继续这个称呼!” 我的粉拳又羞又恼地落在他的胸膛上,他捉住,眼深沉地锁住我的眼。 目光如阳光,化了雪。

  目光似清风,舞飞了柳絮。 陶冶。。。 陶冶。。。。。。 秋天来了,金桂银桂丹桂灿灿烂烂地挂满枝头,空气里弥漫这的香气就像我们的爱情,甜香馥郁。

  秋天还是结果的季节,陶老师向陶师母发布转正要求。 婚期定在国庆。 我们在大街小巷的大笑商店里来回转悠,准备结婚物品的心情竟是如此旖旎动人! 天有不测风云,秋雨来的速度丝毫不亚于夏季的热雷雨。

  我们在屋檐下避雨。依着陶冶的胸膛,他挡着风他挡着雨,我蜜蜜地笑。 手机打破甜蜜时光。 那边居然是一片寂静! 随后,一个声音象忽如起来的雷声一样穿透了我的耳廉直击心灵——秦峻! “小茶,今晚7点,我在后门的酒吧等你。”真的是他! 我呆呆地站着。 “怎么了?”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雷声滚滚而来。

  “秦峻回来了。”我告诉陶冶秦峻的邀约。 他沉默,叹了一口气,“去吧小茶”。 泪水堵住我的喉咙,无法说出任何言语,只是看着那风越刮越狂,雨越落越大。 我闹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态,想表达怨气和恨意吗?想看看他过得怎么样吗?想看看他的英国妻子一起来吗?想重修旧好吗?还是想。。。。。。我无法理得清,转眼就到了地方。

  从我的住所到师大后门很近,那个的酒吧,是我和秦峻以前经常来的地方。 他穿着铁灰色的西服,伸出的手有了老茧。原来的秦峻,是个生活安逸舒适的大男孩,衣着休闲鲜活,画画的手修长光滑。 沉默。只有沉默 “还好吗?”我率先打破。

  “不好,”他开始了一片长篇大论,怨妇般唠叨一大通所谓的艰辛和苦难,从难吃的面包到掺水的牛奶,从功课的无味到教授的桃色新闻。以前那个秦峻开朗乐观向上,从不在意这些琐碎的问题。

  我无聊地望着窗外,天渐渐黑了。陶冶吃饭了吗? “小茶你会不会觉得找人担保我出去是个错误?” 他的这句话拉回我的注意力。 我疑惑地望着他,发现,我居然没有对这个问题产生共鸣。

  “我和她分手了。” 他紧盯着我。 这是我曾经在梦里做过无数次的梦呀! 可一切真实地发生在眼前的时候,我发现我漠然以对! 我居然不关心这个问题了! 我的脑子里满是陶冶,没有我相陪,他吃不下晚饭。他的胃不好。。。 我的手在桌下不安地搓动,戒指上的凹凸小字刺激着我的手指,冰凉凉地。 我爱小茶,天长地久。

  醍醐灌顶! 眼前的这个人,曾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很深的伤口。现在伤口已经平复,它再长回来,就成了多余。 现在在百合轩里独坐的那个人,把他的心写成八个字,刻在我手上的戒指后面,也深深刻在我的心房上,已经长成心灵的一部分,时时刻刻与我的心跳一起跳动不息。

  我坦然了,笑着对秦峻说,国庆我要结婚了,欢迎你来参加,新郎是一个你也很熟悉的人——陶冶。 语毕,我冲进雨雾里,向百合轩飞奔。 近了近了! 已经听见阿潘在音箱里大声唱,“就算你留恋开放在娇艳的水仙,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 我回来了,我是你的春天,陶冶。

  终于站在了百合轩的门口,雨打湿的头发贴在脸颊上,有点凉凉的,心里,却烧着热热的火。 陶冶手捧清茶站在琴边,暖暖地对我笑,“我饿了,还没吃饭呢”。 我笑笑,走向里间,进门前回头扔给他一句话,“以后天天给你做”!

  人总在不经意间会被一些东西打动,继而产生无限的联想。 昨天,我在听潘越云时,忽来的冲动无法抑制,脑子乱七八糟地发酸起来。

  于是,我写下了这个故事。 将歌词附上吧。

  ——————————————————————

   仿佛如同一场梦 我们如此短暂地相逢
   你象一阵春风 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
   而今何处是你往日的笑容 记忆中那样熟悉的笑容
   你可知道 我爱你怨你想你念你 深情永不变
   难道你不曾回头想想昨日的誓言
   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
   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 野百合也有春天
   从来未曾拥有的 总难陷入喜怒哀伤和欢愉 
   从来未曾属于真情的是空幻的物语    
   而今当你说你将会离去  忽然间我开始失去我自己   
   你可知道我爱你想你念你怨你深情永不变 
   难道你不曾回头想想昨日的誓言 
   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
   别忘了寂寞的山谷的角落里 野百合也有春天

原作者: 安雅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789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11403]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10519]
    3. 听罗大佑“扯淡” [8520]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8301]
    百合的音乐之旅(二)--- 闪亮的日子
    野百合也有春天
    百合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