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飘着歌声的水面

飘着歌声的水面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这两天记起了一首小诗: 飘着歌声的水面 也飘着涟漪 航标船中的你和我 没有了选择方位的时机 …… 下面的记不得了,不是我写的,是个叫麦琪的女孩,就是那场轰动一时的顾城杀妻案的另一主角——英儿。先行者的日子并不好过呢,所以尼采疯了,梵高疯了,顾城也疯了。先知在本家,永不吃香。

  先人痛而痛,是一种真正的痛楚,象早春的雪暴露在阳光下;今天是三月三十日了,前些天还有人讲北京下雪了,甘肃下雪了,几疑是真。两年没见过雪了,其实我在家里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情景,八七年三月三十一日夜里,微雨的天气,下晚自习回来的我,在路灯下看见有点点飘乎的亮点,心想不会下雪了吧。一夜昏昏沉沉地睡去,晨时被满院子的嘈杂声吵醒。开门后才知道,我错过的,可能是我有生以来****的一场雪,所有的树木枝条都裹着累累的白雪垂将下来,电线象棉绒棒一样也在眼前耷拉着,几有手臂般粗细。男生们疯了一样地在院子里跑,打滚,女孩子则在身边叽叽喳喳,我站在树下,深深吸一口气,枝头上轻轻落下几片雪花,感觉身边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初中时班主任突然在上数学课时放下课本给我们背了一首诗,就是那首—— “你坐在我身边 一会儿看云 一会儿看我 我感觉 你看我的时候离我很远 看云的时候离我很近” 很巧,又是顾城,我是在那个时候才真正懂了这首诗,才想去读诗,去买了一期〈诗刊,上面就有这首〈飘着歌声的水面〉,当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就是英儿,至今仍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能记住它,没有被北岛余光中郑愁予他们戴望舒他们压住盖过去。

  再然后上了大学,顾城从消声匿迹中一下子重又轰动全国,〈英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出版,我才知道原来麦琪就是英儿,原来世上的事可以巧到这个地步。只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写诗了,天天抱着收音机听流行歌曲。

  诗与歌,原本就是心血相连的双生姊妹,痛极而歌,方是椎血的诗篇,但是现在的歌坛,全是些不关痛痒无病呻吟之作,不知道是不是安逸的日子过久了,家国之痛民族之痛固且没有经历过,连良知之痛也似乎消耗殆尽,一曲吟尽风花雪月,奈何此情不关风与月,所以真的好难指望现在能有什么力作巨作了。

  在闪亮的日子里,我来了也有一阵子了,但我不谈罗大佑,我不说自己对他的歌的看法,藏拙吧,眼前有景题不得,其实主要是无话可说,我喜欢但我说不出来,我喜欢过去的那个年代,不,还要更早点,早到我根本没有记忆之时,高中时曾经读过白先勇的早年台北文学史,说到林怀民,那个三毛提过的一个浑身精力无法发泄的诗人,一跳跳到舞台上去,搞出了一个轰轰烈烈的云门舞集(一个颇孚盛名的现代舞团)来,白先勇说到那时经常与林怀民纵酒高歌,一次林大醉不起,家住三楼之上,白先勇一时豪气顿生,将林扛在肩上扛了上去!而当时的三毛,还是一个苍白瘦弱辍学在家的少女,这之后,才有校园歌曲,才有侯德健,才有罗大佑。

  我们的人生好长好长,我们的所负担的文化也好重好重,这么往前看过去,没有一个地方不是一个转折,我们可以惊奇过去的翻天覆地,可以惊讶俗世洪流可以把人转变成这么一个样子,其实仔细看看,我们自己也变了好多好多,这每一步路,都是我们自己走出来的,我们过的日子,象秋天树上的树叶一样历历在目。但我仍然怀念过去的日子,我想,在那飘着歌声的水面上,那涟漪是久久荡之不去的吧。

原作者: 金芳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635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提问罗大佑 - cheetah的音乐散记
  • 下篇文章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而你的长夏将永不凋谢 [13260]
    飘着歌声的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