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一切诚念终当相见---邂逅罗大佑

一切诚念终当相见---邂逅罗大佑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2000年5月29日晚九点,北京牧马人酒吧。原本是华纳公司为朴树、叶蓓、老狼等新签约艺人办的活动,可是当我们到那里的时候演出结束了。在我们意兴阑珊地喝酒聊天时,不断看到孙楠、那英、高峰等明星穿梭于人群中,而罗大佑的在场实在让我们始料不及,真的不太敢相信——直到我们走进那间包房的一刻。

   清爽、素朴的罗大佑看上去有不到46岁的俊朗和超越46岁的稳重,他很谦虚、得体地和每一个进来的起身握手,宽敞的屋子里坐着七八个人,因为不是做采访大家都很随意地问一些问题。他和身边的朋友正谈着自己在医生和音乐人之间的选择:“当初很多人都觉得我很不可思议,为什么读了七年的医学也拿到了行医执照却改行做音乐,做医生的确很好,有很好的收入、很高的地位。后来我就向父母保证,我承诺他们做音乐起码不会饿死,这是一个底线,我不能让他们为我担心。”在他言谈中不时夹杂着一些英语。在座有人问起大陆与台湾音乐环境的优劣,罗大佑说:“其实各有各的好处。大陆现在的原创力量很旺盛,而在台湾体制比较完善,港台的音乐人象林夕他每年创作200首词,每首大概卖四五千港币,但是他可以从电台、电视台、演唱会中得到相当的版税。所以首先应该建立一个制度。”

   当我说起和网友们做了一个罗大佑、陈升等人的音乐版块时,罗大佑感到很意外,打趣地问:“怎么会叫大男人这个名字,那女人们怎么办?”,同时欣然为我们的网友签名。提到北京,罗大佑说他很喜欢这个城市:“北京当然好了,比台北大很多,全世界只有一个北京,我经常悄悄地来北京。就象这次,我今天下午刚到,明天去上海,后天又回到台北了。”对众人所关心的演唱会一事,罗大佑指着身边九州文化公司的田老板说:“全仰仗这些朋友在张罗着呢!也许会在八月份吧!”闲谈中罗大佑还谈到了音乐之于社会的关系:“音乐并不会和社会发生直接联系,它是一个时间的过程。莫扎特写音乐从来都是一次定稿,他不会再去修改一个音符,他就有这个能耐让这个作品在200年以后打动人。”

   与罗大佑的谦谦君子风度极不协调是,在场的一位大陆音乐人,号称校园民谣领衔任人物的XXX。他在与罗大佑的交谈中一再提到“我做音乐就很在乎钱”“我现在已经不做音乐了,谁靠近音乐圈就是傻B”之类的话,并在说明台湾问题的时候一连用了七八次“我操你妈”,如此十足流氓气的举止让在场的大陆人为之汗颜。而罗大佑只是静静地听着,显得十分宽容大度。当年曾有人将XXX与罗大佑作比较,如今看来差距实在不可以道里记。

   午夜时分罗大佑离开牧马人酒吧。本以为门口那辆极漂亮的白色本田车是他的坐骑,谁知道他竟和我们一样上了停在路边的记程车。

原作者: 虎克船长
来 源: 西祠-[拥挤的乐园]论坛
共有675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理想主义者
  • 下篇文章世间已无罗大佑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而你的长夏将永不凋谢 [13260]
    一切诚念终当相见---邂逅罗大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