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携歌的旅程——记纵贯线香港演唱会

携歌的旅程——记纵贯线香港演唱会


www.lotayu.net  2009-04-16  闪亮的日子


飘来飘去 就这样飘来飘去 飘来飘去 就这样飘来飘去......曾经的未来的主人翁就这样飘到21世纪,坐到了香港红堪体育馆。旁边坐着一家三口,丈夫搂着太太自顾自地唱完《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然后对女儿说:“好听吧”,语气里带着骄傲。周华健明媚高亮的嗓音把这首歌唱得异常靓丽,靓丽到好象落下来的都不是眼泪而是珍珠。这首歌的美被华健演绎到淋漓尽致,而罗大佑的执着问世情深不悔,他唱不出来也没有必要。

华健本来是香港人,音乐事业始于台湾也成就于台湾,那台上的他可以说是衣锦还乡了。他说回家的心情,说要唱一首关于思乡的歌。我突然很不安,他不是要唱《乡愁四韵》吧?我可不愿意那首怀乡的绝唱沾上麦牙糖爬不起来。好在,他唱《似是故人来》。

1991年的梅艳芳告别舞台演唱会,这位香港女儿穿一袭素淡祺袍款款走过红馆的延伸舞台,一边唱着《似是故人来》一边与歌迷握手。一曲既终,她说想要嫁人。2004年3月的夜晚,罗大佑独自抱着吉他,说一声“来吧 阿梅”,虚空里回荡起百转千回的歌声: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人已归去,却不知她曾经与谁同路与谁一对。而五年后的此时此刻,依旧是红馆舞台,还是三月的春夜,《似是故人来》唱得无比欢畅,配合着大屏幕上本属于《船歌》的山水斜阳,我恍然间想起一句“背起了小娃娃呀回嘛呀回娘家”,按华健的情况竟也合情理。

回完了娘家转眼又回到江湖。个人认为《难念的经》是《万水千山纵横》以后写得最好的《天龙八部》的歌曲,前者仅属于萧峰,后者属于众生。江湖还是原来的江湖,急风紧雨未改变,聚散悲欢要继续,只因年岁渐长便多一份丛容豁达。重新编曲,稍为放缓的节奏略加力度的演唱有另一番意境,比以前的演绎胜出许多。

李宗盛姿油淡定地在台上踱步子,无所谓地应对着观众的挑逗。小李不是随便谁都能叫的,虽然他自称小李。年岁过半尘埃落定,小李变成了老李,台上台下他谈笑人生,他是四人当中最丛容豁达的一个。《让我欢喜让我忧》唱得简约清高耳目一新,《我是一只小小鸟》有点过于花哨,略显真诚不足,《当爱已成往事》已经是人在世外淡然相看,比之往昔少了情份减了感动。

我与阿岳生于同一个年代却很少被他的音乐触动心弦,虽然我能听出他音乐里的真情意。这有点奇怪,是我自己的问题吧。阿岳的声音清悦洁净带点童稚,特别适合抱个吉他唱民谣,甚至唱圣诗也不为过。至于摇滚一类仅仅是与他的外貌更相衬而已。所以《路口》很动听,与大佑合作的《天使的眼泪》和《歌》意想不到的水乳交融,虽然他俩的声音是两个极端。


“沉浮海陆间 出没于夕阳底 放眼人世啊 何时才变成你......”,《美丽岛》是罗大佑去国怀乡的诗作。这位行吟四方的诗人行走大地的歌者站在最高处,一边漫声放歌一边缓缓步下台阶。在此之前,当我听着李宗盛唱凡世的朝朝暮暮月月年年,曾有那么一霎间的疑惑:这就是我呀,这才是我,那么罗大佑于我有何意义呢?然而,当鸿瀚苍茫的歌声响起,心头即有莫名的萌涌,我知道,宗盛的歌是生活的,而大佑的歌是生命的。罗大佑的音乐无论是愤怒批判还是缠绵倾情总有源自生命的坚执力量与不舍的爱,令我为之激扬也为之肃然。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爱与力量,即使《你的样子》的悲凄也是激越的悲凄。

大佑的第一首作品《歌》是将逝者对生者的抚慰,从那时起已经无意地为其音乐奠定了生命的底色。他再度唱起这首三十五年前的处女作,歌声里的深情厚爱竟然毫无衰减。这份最初的深情厚爱延续三十五载,凝结而成《天使的眼泪》。

生命聚集的城市本身也有生命,从小渔村到大都会,香港不仅仅有商业成就的璀灿,更有结蚌成珠的辉煌。罗大佑对这个城市一见钟情并为她长久停驻,于是香港有了属于她自己的歌。既然是纵贯线香港巡回,既然罗大佑也在,那就不可不唱《东方之珠》,现场不会唱这歌的观众大概也没几个。唱完不久,漫步在午夜的尖沙咀码头,我才第一次真正了解何谓“夜色深深 灯火闪亮”,何谓“整夜未眠 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熄灭,只剩下朴素的照明灯光,仿似星河灿烂而又沉静端庄,原来,这才是最美丽迷人的维港夜色,这才是罗大佑眼里心中的东方之珠。

大佑给香港的又何止一首《东方之珠》。《皇后大道东》因为更具香港草根文化特色而更得香港人的心。世界早就翻了几回天地,那个时代已经去得很远很远,经历过的彷徨焦虑疑惑不安早就忘了吧。前奏才响起,往事心情还来不及回想也无须回想,就这样情不自禁不约而同的跳起来,唱起来,舞起来。红馆沸腾了。

唱完了《再见》就该到分别的时候。第一场观众吵了一轮“安可”,大佑跑回来问“什么事嘛”。第二场大家按音乐节奏叫Superband.,我所在的位置新铺了木地板,跺起来感觉特好。从他们返场时起,我就一直站着,心平气和地安安静静地看着大佑。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句话真老土但又很实在。他们开始谢幕,我默默与大佑说再见,心想这可能是我此生唯一的一次见到他。观众开始退场,我才突然醒悟,跑到围栏那边,等到终于挤进去,大佑刚好走下舞台,我只看到他的背影。

站在门口等小佐罗姐他们,散场的人象潮水从我身边退去,有点冷有点失落。然后一起去看维港夜景,一起走路回酒店,边走边聊着演唱会和大佑的音乐。

这次演唱会之旅从2月初开始计划到成行,中间经历许多挫折,一直在期待与失望之间徘徊。因为感冒声音本来就不好,第一场出来几乎哑了,第二场唱不出风儿轻轻吹,叫不出大佑的名字。还要让同伴忍受我本来就烂更兼嘶哑的国语,抱歉了哦。

过程虽然辛苦却无损我的幸福感,听着大佑的歌出发带着大佑的音乐回家,难以忘怀的不仅仅是演唱会。抓着地图东张西望,从皇后大道中走到皇后大道东;挤在狭小的搜碟店里,甚至跪到地上仔细寻觅大佑的CD;在报摊前翻看所有报纸娱乐版寻找纵贯线的新闻;站在地下通道入口分报纸;跟小佐罗姐说着大佑就象说着大家共同的好友一样亲切自然,还有后来加入的汪姐,三言两语间便找到共同的价值观。散场出来走过人行天桥的时候小佐唱着大佑的歌,与他喝酒聊天,地铁站拥抱分别。这一切都会成为我的美丽记忆。

即使短暂旅程聚散匆匆仍需要很大很大的缘份,这个缘份来自一个我们共同熟悉的名字。谢谢大佑,期望再会。

原作者: 小青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562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红磡之旅--记纵贯线香港演唱会
  • 下篇文章大佑的考古(二)一张照片惹的祸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9877]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9313]
    3. 听罗大佑“扯淡” [7407]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7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