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红磡之旅--记纵贯线香港演唱会

红磡之旅--记纵贯线香港演唱会


www.lotayu.net  2009-04-06  闪亮的日子


经常看见别人写的文章,回忆自己的青春是激扬的、带泪的、刻骨铭心的等等诸如高晓松式的形容。想想我的读书岁月,平淡无奇。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和同龄人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狂热的喜欢罗大佑————这个出第一张唱片时我才出生的台湾歌手。

每每当别人第一次听说我喜欢罗大佑时,总是惊讶:这么老的家伙你还听!就是这么个老家伙,陪伴我度过青涩的中学时代。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在互联网还未流行的年代,为了他的一张磁带专辑,跑遍半个武昌去寻找。读大学时代,老罗开始频繁在歌坛活动,开演唱会、出新专辑,可惜在武汉还从没举办过专场演唱会。这两年他组了个纵贯线乐队,虽然有人说他们是吃老本、玩票、赚钱等,但不管怎么说,四个能在华语乐坛留下印记的歌手同场合作,对歌迷来说算是有耳福了。里面的四个歌手我都挺喜欢的。李宗盛在我的最爱中文歌手里面排进前三,每首作品都听过;周华健耳熟能详,摆渡人在他的鼎盛时期写出了《明天我要嫁给你了》这样的经典;张震岳以前只熟悉《爱之初体验》、《再见》,此前狂补他的功课,听了他的主要专辑,也开始喜欢上了这个音乐顽童:《我要钱》、《分手吧》、《天使之岛》等等。所以,当他们宣布今年3月28日在香港红馆举办演唱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订了一张最贵的门票,弥补我这么多年一直未看过老罗现场演唱会的遗憾;也算是一步到位:第一次去红磡————这个流行乐坛的传奇地方,去体验一下艾敬所唱的: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HongKong,1997快些到吧,让我站在红磡体育馆。

3月28日,背起行装,踏上了去HK的地铁。本想穿一件印有老罗图像的文化衫,可惜没时间去折腾。到了香港已是中午,演唱会晚上8点一刻开始,于是一个人在尖沙咀的海港城闲逛。5点多,赶到红磡。此时红磡外面没几个人,公告牌上贴着今晚的节目:纵贯线之香港演唱会。几个工作人员在一个大桌上售卖演唱会纪念品:封面分别印有4个人头像的4本日记本、一个Super Band的卡片、几张明信片、一顶帽子,一共680港币。一位工作人员跟我讲:这是从台湾原版带过来的哦。我心里暗想:太贵了吧,宰人!

在这个倒金字塔造型的体育馆旁边闲逛到快8点,开始准备入场了。身旁候场的人大多说着普通话,看来大陆歌迷是这场演唱会主力。心里还在想:有没有闪亮的日子论坛上的人呢?进场后发现舞台是三面的,我坐在侧面的第6排,坐在我前面的一哥们是特地从北京飞来,问他看过这几个人中哪个人的现场。当听说他看过李宗盛在自己餐厅主办的小型演唱会时,不禁咂舌:是个铁杆歌迷。将近8点35,演唱会隆重开始。舞台上方的4个大DV放着4个人通话联系赶着会合和场景,火车隆隆,纵贯线启航了!

开场是他们的一首新歌,与台北演唱会一样。让我特兴奋的是老罗就在我这一侧站着,像个教父一样,神情严肃得弹着钢琴。四人开始自我介绍。华建的话最多,受到的现场欢迎也最多,感觉他主要负责现场气氛,现场香港人中他的歌迷最多:有人打出了“华建”的荧光灯。老罗和老李的粤语还凑合,虽然我基本听不懂。张震岳不会说粤语,话也最少。接下来的节目就是每个人的单元表演了。第一个自然是华建出场,旁边的香港观众狂喊华建,我心里暗自想待会儿老罗出场会不会反应不热烈,后来证明我的担心纯属多余。华建一开始串唱了几首老罗的作品:未来的主人翁、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等。只是飘来飘去从他的口中唱出,我完全找不到感觉。原本以为是会唱《船歌》的,结果华建独唱了《似是故来人》,遗憾大佑没能出来合唱。可能听惯了梅艳芳的版本,华建的版本感觉不咸不淡;倒是大屏幕上放的的中国山水画面挺配合这首歌曲的。接着华建唱了属于他自己的歌曲:天龙八部的主题曲等。

李宗盛第二个出场。当他说这一首歌是写给张艾嘉唱的,现场不约而同的喊出《爱的代价》,老李坏笑到:不是《爱的代价》,是《爱情有什么道理》。这首歌被李老改编的摇滚味道十足,我喜欢!老李是在玩音乐,把他的作品重新改编,印象最深的是《我是一只小小鸟》:一个年轻人坐在手敲鼓上打着节奏、一个老外弹着吉他、一个人玩着沙锤,编曲蓝调华丽,美极了!老李不忘宣传一下他的吉它:他现在用的一把是西藏喇嘛藏袍上的颜色染得。老李开玩笑到:他做吉它很慢,争取演唱会巡回到乌鲁木齐的时候,乐队每人一把他做的吉它。

第三个是阿岳。开头两首歌俺不熟悉。这时他说:虽然他们三个是我的老师,但这个时间段是属于我的!接着他唱了全场最HIGH的一首歌:《我要钱》。我前面的一对香港恋人High到站起来扭起屁股,以至于引来了现场保安过来维持秩序。

接着的一首《爱之初体验》是全场大合唱。年龄最大的老罗,最后一个出场。当美丽岛的节奏慢慢响起时,罗大佑的喊声全场此起彼伏。第一次发现慢节奏的《美丽岛》是这么的动听。接着一首《现象72变》,ROCK味十足,我兴奋的高举起双手打着节奏,一路跟唱下来。嘿嘿,周围的人好像就我一个人在跟唱。《你的样子》前奏响起时,全场掌声雷动,看来港人对这首歌曲比前两首熟悉。老罗唱了写给张信哲的新歌《天使的眼泪》,大屏幕上配合放的儿童的面孔照片让我感动。

接着四个人一起出场《皇后大道东》、《东方之珠》,全场High翻;《恋曲1990》则是卡拉OK大合唱。四个人一齐弹着吉他哼唱《歌》、《风儿轻轻的吹》,则是现场四个人最出彩的地方,让人们回忆起遥远的民歌年代。在《再见》唱完后,观众自然安可起来。四个老男人回来唱了《亡命之徒》。此时的一个插曲有意思:我这一侧的一排歌迷整齐划一的朝罗大佑喊到:台北红玫瑰、台北红玫瑰……老罗显然是听到了这边的喊声,跑过来把话筒伸到空中:你们说什么?我也与他们一起喊道:台北红玫瑰!老罗打趣到:刚才台北不是我的家的时候你们不说!没排练啦!我则大喊道:将进酒!将进酒!不知道老罗听见没,他跑回去合唱了本场演唱会最后一首歌曲:《朋友》。

总体感觉四个人的配合默契一般,现场气氛倒是营造的不错。独唱自己作品占大部分;合唱曲目则是大佑的作品占大多数。此时我仍在想:一齐喊《台北红玫瑰》的那排人一定是事前商量好的,他们是闪亮的日子上的吗?要是以后能看一场老罗的独唱演唱会那该多好!这个希望要实现起来,遥遥无期;目前可以等待的,只有他的音乐剧了。



原作者: 顽石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640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携歌的旅程——记纵贯线香港演唱会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9876]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9313]
    3. 听罗大佑“扯淡” [7407]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7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