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永远的围炉

永远的围炉


www.lotayu.net  2003-04-20  闪亮的日子



围炉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有些东西不停地在脑中闪过,看到论坛上四面八方的声音,有些感动,有些怀旧,还有些莫名的东西,挥之不去,又无法凝聚……

岁末的围炉,象一场老友久违的重逢,象一段青春岁月的回顾,许多人都从中释放了自己,释放了不同的感受和经历。在我心中,也许它是一个告别的日子,告别那个曾经拥有的年代,在大佑的歌声中转身走远,从此不在记忆中收藏,不在想念那些曾经有过的泪水和欢笑,彻底和大佑做一次了断,将所有的东西统统深埋起来……也许很多年以后,一个老人打开这些尘封的记忆,也许不会再记得他和那些岁月,也许还依然怀念……

但是,长久根植在心中的又怎会瞬间消逝,周围的世界早已紧紧禁锢着你,相关的报道、文章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只有顺着一点一滴的痕迹不断地吸收着,逐渐地,我发现以前莫名的东西变得透明,捉不住的东西渐渐豁然开朗,所有的 思绪慢慢地汇聚在一起,引导我沿着记忆的轨迹重新走回那个充满感动,共同缅怀的夜晚………


2003.4 .
真开心!大佑的CD都收齐了,最后一盘《爱人同志》(港版)是一个广州的朋友前两天遍寻大街小巷才找到的,又托朋友带到了无锡,利用开会的机会才给我的。几天前,也就是四月初的时候,我出差去广州,终于在国营的音像店里看到了正版的大佑CD,《之乎者也》《家》《未来的主人翁》《原乡》《爱人同志》(台版)《青春舞曲》《闪亮的日子》《告别的年代》,也许我当时的眼神让营业员想起了非洲灾民,或是深山里的野狼,他警觉地注视着我,预判到我可能要打开书包,将所有大佑的CD一股脑装进去,象一个发现宝藏的强盗。我克制住自己的激动,飞快地交钱,飞快地装进书包,飞快地坐进车里,又飞快地拆开包装,贪婪地欣赏着……仿佛一个少年看到了自己魂牵梦系的姑娘。后来,我对朋友说,它的价值不在一百多一盘的价格上,而在不断追寻,不断遗憾,不断收获的过程中。很多人无法理解,管它呢,我自己知道就够了。


2003.3.
大佑在上师大讲课了,大佑在记者会上骂娘了,大佑……多事的三月份,春天来了,桃花分外妖娆,象怀春的少女,让每个人心中多添了一份难奈的躁动。大佑走进了校园,走上了讲台,用吉他和同学们谈作词,谈谱曲,他曾经影响了当年台湾一代的校园学子,如今也许会继续感动着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因为歌是有生命的,它可以在无数用心聆听,用心感受的心灵中永生,没有国界,没有年代。这一点,大佑是无疑的,F4也许……可以……

一个不知何方的女人提出了一个无聊的问题,也许想爆炒一下老迈的大佑,岂料到,曾几何时,黑色的大佑是人群中最愤怒的青年,用一把手术刀将社会解剖得支离破碎,体无完肤,如今虽年近半百,但依然无法沉默,一阵怒吼过后,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暴雨……也许大佑应该在这无聊的日子写点无聊的歌曲。


2003.2.
2月18日, 广州演唱会如期进行,虽然非典肆意流行,虽然嘉宾不来了。但,大佑来了,继续传唱着他的青春,感染着所有曾经的年轻人。整体效果一般,上座率不高,忘词和错词,缺少激情,说的比唱的多……众说纷纭。观众们都喜欢追求最好的结果,都在用初恋的标准衡量着大佑的一切。但是,现实中的我们,再看看周围,有多少已经人、物全非,留下的还有什么……


2003.1.
元月的一个周末,和几个朋友吃川菜,一个朋友说,大佑在演唱会上说歌迷付了钱,他做了一场秀,大家两不相欠,这句话听来很不舒服,,太商业了,难道在歌迷心中大佑的歌可以用金钱衡量。我沉默了一会,对他说,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同,追求的角度不同,就一定会有不同的感受,但是有一点我们都忘记了,八几年,我们听着大佑的歌慢慢长大,慢慢成熟,现在是2003,在我们不断改变的日子里,大佑在干什么?他的头发不再卷曲,而是越来越短,他的墨镜从此消失,他的恋曲渐渐地悲壮……说到底,他是个和我们一样的人,一样要为生存去商业的人。我们的每天都在日新月异的变幻着,以前我喜欢《之乎者也》喜欢《未来的主人翁》,而现在呢,我听的最多的是《歌》《神话》,我们都在随着社会演变。至少,我还能够从大佑的歌中听到一些愤怒,一些柔情,或者是一些变化,管他如何商业,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能够从歌声中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就已经足够了,这也是最重要的。


围炉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12月31日。我站在首体门前,和老婆一起等待25个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朋友,老婆买了100根荧光棒,折了200支纸飞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花了无数精力做好的条幅,一个月的时间里,上海的同事们用苹果机帮我排版、刻字、转贴,终于做好了14米长的条幅,写着“大佑,等到了千年终于见你到达”。

在刺骨的寒风中,朋友们陆续到齐,本以为会顺利进入,没想到我们的坦白却换来了阿SIR无情的拒绝——条幅不能进去,在我们近乎撕吼的交涉中,对方的表情象干冷的面具。“妈的,早知道偷偷缠在腰上了。”一个朋友低声念叨着。没办法,只有寄存了。

坐在了座位上,心里塌实了许多,有的朋友在严阵以待,有的在窃窃私语,还有赶紧吃晚饭的,老婆给每个人发荧光棒,发纸飞机和荧光纸做的五角星。大家的心情一样,过一个万人怀旧的夜晚。

已经过了10多分钟,似乎每次演唱会都要磨练一下歌迷焦躁的情绪。音乐响起,万人沸腾,“是《京城夜》。”我大喊着。在京城岁末的夜晚,这首歌本身就很有意义,何况音乐中的气势磅礴足以拨动每一个人的血管,够了,这首歌唱不唱已经不重要了,歌词流动在所有人的心里,也让我们想起了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大佑踩着怪异的步伐登场了,紧接着《告别的年代》《东风》《你的样子》,我一直跟了下来,只不过唱到“忍不住想要轻轻地抱一抱你”这一句时,看着身边的老婆,用左手紧紧拥了一下,相视一笑,尽在无言。当大佑走过来的时候,按照事先的约定,20多支纸飞机一起飞了出去,20多个荧光圈连成了长长的光环。

一首首熟悉的老歌随着乐器的震动飞了出来,一幅幅熟悉的画面清晰地出现在眼前,每个人心中都感染了怀旧的情绪,那一刻,一股东西从胸中往上涌,直达眼眶,也许这本来就是泪水和欢笑交织的夜晚。《恋曲80》是万人的合唱,所有的痴男怨女们似乎都在追寻着歌词里面那“永远的爱情”,许多男士都凝望着身边那曾经的姑娘。
大佑用歌声控制着场内人们的心情,高潮从第一首歌就出现了,因为已经酝酿了很久很久……《鹿港小镇》《海上花》《追梦人》,齐豫的《橄榄树》《船歌》,经典的歌是不朽的,我又看到了当年叛逆的黑衣青年,听到了歌声里的风情万种。跟着一直唱下来,嗓子开始沙哑,看着大佑放肆地喝着花雕,唱着《台北红玫瑰》《将进酒》,我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喉咙了,唱吧,哪怕明天以后再也无法出声,哪怕激情用尽明日继续无奈,就在今晚,找到自我。

刘建宏上来了,搞的颜面尽失,一个朋友大吼着:“我他妈再也不看足球之夜了。”幸好还有个小女孩,救了主持人和她的家庭,一首《超级市民》多少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因为这是大佑的夜晚。

大佑一直在台上忙着,所有乐器几乎玩了个遍,用吉他唱《明日天涯》和《永远的微笑》时,老婆偷偷说,没想到这老男人吉他也弹的不错。

演唱会接近了尾声,我的嗓子基本劈了,前面的朋友说我一直在跟着唱,一句不拉,给我改名叫“罗二佑”。最后一首又是《光阴的故事》,万人大卡拉,大佑基本上可以歇会了。朋友们手拉着手动情地唱着,沉浸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流泪、回忆的青春。大佑告别了一圈,走了,说要和朋友在新年钟声里一起喝高,众人齐吼:“罗大佑,罗大佑”。也许所有人的那一份感动从那一刻开始留给了永远的2002围炉。

随着人群走出会场,嗓子很累,可思想和心脏就是停不下来。大部分朋友去簋街过新年,我到宁愿和老婆走一走,取了条幅,嘱咐朋友争取查到大佑北京公司的地点,给他寄过去,当作告别2002的纪念。

拥着老婆走在冰冷的街道,心里继续哼着大佑的曲子,一种满足后的愉悦,就在这寒夜的星光下……至少今晚这一刻,我得到了我所要的,别的已不重要,一生又能有多少次让人无悔的记忆。
因为我们在不断地追寻,不断地失落,不断地收获。
因为我们曾经爱过,听过,哭过,唱过……


注:对不起,朋友们,这份东西4个月后才写出来,因为想说的太多,没有头绪,即使现在,自认依然有点散乱,写完后,豁然开朗,它只是我心中的一点感受,对也罢,错也罢,说出来作罢,好也罢,坏也罢,一起共享吧!

原作者: 歌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764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誰的童年?誰的羅大佑?—讀羅大佑《童年》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