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佑访谈>>大佑访谈>>二十年后

二十年后


www.lotayu.net  2003-01-27  闪亮的日子


(罗大佑为“20世纪8张唱片珍藏版”撰文)

  二十世纪以前的上个世纪,一切才刚刚开始。怎么竟可以在创作的路上一路走过来,想起来的确恍然。其间发生了多少事情,不可能说得清楚。只知道自己脱了好几次皮,搬过不少次的家,在时间与空间的三度立体交叉世界漂泊。

  每张脸后面都有个故事,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冷暖只有那张脸的负责人知道。经过的时光越来越长,反而想说的话就越少,人生越来越难以形容。

  我开始怀疑自己最大的问题是不是活得太久了,真的,人生是有阶段的,拼凑起来,咦,这真的是“我”吗?我又是谁?时间的定义似乎改变了,生命的价值也因而受到冲击,科技环境改变了距离,当人与人的关系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沟通变化以后,“我”是不可能不被改变的,假如我把自己看做是人类与时代的一部分的话。

  因而虚拟实境是最好的遁处,问题是,我仍然有血有肉啊!心脏仍然为我的生存而跳动着,而且有时疲惫不堪时,筋骨与大脑也确实有感觉呀!非虚,而且绝对难拟。现实生活依然挑战着我,不能否认,而且没有理由拒绝继续生存,因为竟然还没搞清楚自己。生命中已妥协太多了,但这一点千万不能妥协,否则肯定晚节不保。

  也许写这些东西太严肃了,但请原谅我的思念无法被我制止。二十五年来写了不算多的歌曲,胆敢“下海”唱歌也已二十年了,自认对创作的态度还算严谨,虽然曾壮烈地有过几段不可能磨灭甚至疯狂的恋情。被诞生在一个多变无常但算是幸运的时空,而错乱与轻狂之中尚多几个差点下错决定的选择。作为一个艺人的生命虽然必定无常,但毕竟为尚未确定的人世谱下了几首生命的歌曲。

  因而,音乐似乎成了我唯一活过的证据。将这8张专辑放在一起推出,除了商业价值以外,不是没有其他理由的:

  1.这些第一个十年的创作从未在内地正式推出。

  2.新专辑已经录好,但得先出清上世纪的存货,才能合乎伦理地自己交代得清楚。

  3.请参考一个人的生命,为何,如何挣扎转变而成长的心路历程。

  创作生涯原若梦。我的工作是写出一些生命可能挣脱出的空间与梦想,不论能不能实现。唱了多年终于悟出一个道理,假如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是“靠嘴巴吃饭”,最好别让人家说你只靠一张嘴在混。

  要感谢的人太多,真的难以一一列出。而二十年前做梦也从未想到日后会开演唱会开到二十一世纪的北京,而且在这样的年纪,最开心的当然是在上一代如此对立的不同成长环境之下,竟有幸藉着一些谱出的歌曲在时间的转变过程内找到人性内彼此不可或缺的相互认同,至少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大家都是人。有人就有情感,情感一沟通就会有歌。歌曲可展现一个民族的情感个性,生活与内在。这要归功于生命给我的历练,天下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至少我在努力生存与创作,而且,谢天谢地,至今写出来的东西还有血肉。

  坦白从宽,我希望这套盒装专辑从外在到内在都可以被你接受而且消费。这是一个正版歌手用他的生命换来的无法盗版的青春记录,无法重复。别以为我没有经历这幻灭,而且现在我非常确定是那些幻灭的经历带来我后来的几次重生。

  而当然是这些重生的力量造就了这些歌的存在。

  希望你在这些聆听的过程中可以回到那些时代,然后再返到这个时代。

  我们再聚。


原作者: 罗大佑
来 源: 中国新闻网
共有767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七十二变[下]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再次听《之乎者也》 [10749]
    2. 港版《爱人同志》曲目顺序更符合罗大佑... [6298]
    3. 春风秋雨多少海誓山盟随风远去——纵贯... [5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