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www.lotayu.net  2002-2-7  闪亮的日子


如梦如烟的往事......想起前些日子的佑迷深圳欢聚,浮入脑海的却是这首不是大佑先生的歌,实在罪过。可好象只有这歌、这旋律才能把那两天来的经历表达得比较明确。也许是因为大估先生的歌很少有不深沉、不深刻的吧。于是象我们这种似云中飘浮的腐败日子就很难向他的歌中来找同感啦。

初初得知深港两地的佑迷要在2月3日聚会,很是兴奋,毕竟在网上神聊了这么久还从未见过面呢。

临至2月3日清晨仍没有聚会的通知,躺在床上虽不愿起身,但心里还是着急的。于是给明朗发了个短消息,没敢打电话--谁知道他老人家起床了没有?果然,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收到回电,说是还得商量一下在哪儿聚——天,原来佑迷都是这么随意的一群耶?厌倦了室内的局促,便定了在莲花山下的绿茵地上见面,但具体时间还得看香港的两位朋友过关的时间才能确定,而JIMMY-QIAN则因为没买到机票来不了,以后上网得找个机会打倒他。谁想定了在室外活动之后,天便开始有点阴阴暗暗的,没多久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唉,似乎只要一提大佑先生,雨先生就会知道似的。

中午过了,自己弄点吃的,看看网上的贴子,没发现有聚会的新消息,雨倒是停了。渐渐地眼见着太阳开始西倾了,看来现在的年青人的时间观念可能跟俺们的不一样。好容易却等来了一个晴天霹雳,香港的朋友有一位没带证件,要回去拿!这一来一回地少说也得三四个小时,还聚么?心里直打鼓,要换成俺们这种上了年纪的家伙就一定会灭了聚会的念头了。谁想晴朗道:他们还会再来!!!哇,香港朋友的真诚让我感动啊。青春无悔不死耶!

傍晚六点多,晴朗通知深圳的朋友先集合,再等香港的朋友,可算是到了行动阶段啦。兴冲冲奔过去。晴朗的文雅英俊早在相片里见过,故一眼能认出,FRANCIS落落大方似乎跟他们已经很熟了,VIVA年纪最小,白里透红的脸上双目鬼灵精似地转,看来脑子很好使。大家见面竟没有一丝尴尬,就胡聊了起来。等到在华发北路的民间瓦罐居里坐下来时,天已全黑。正在看菜牌,一俊男一美女飘然而至,然二人皆让俺大跌眼镜。男俊逸,女美丽,名字却刚好阴差阳错。唉,网络!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嘿嘿......俺坐在一桌俊男美女之中,有点儿不知所措,犹其是当打听到在坐的全是比俺小得多的时候,向来习惯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俺,一下子无处可藏,只好装出一付大人的模样点菜。还好,在服务员的帮助下从不点菜的俺,总算把汤和菜点齐。

小朋友们的谈话,俺几乎是插不上嘴,犹其是VIVA和沉影的海聊,俺听得是云里雾里的,在网上,除了有关罗大佑网站,俺去的地方极少。还好,瞅准一个机会,跟沉影订好了一个正缺的碟。无事可做,便开始悄悄地观察起在坐的各位,沉影较沉稳一点,但没有香港人常见的那种傲气,丝丝文文的说着话,但句句都点到实处,蛮有份量;007(真希望你快把这名字换掉,实在不想这样称呼你)扑闪年闪的大眼睛,镶嵌在细白精致的脸上,配上一个尖尖的巴,谈话间极有神韵。席间温好的江西米酒一上桌,FRANCIS就兴奋异常,极其豪爽地海饮起来。这间菜馆的菜不错,但看着FRANCIS的食相,俺还是忍不住纳闷:这家伙吃的东西都去哪儿了?怎么还那么瘦耶?当然俺吃得也不少,甚至比两位年青男士吃得还要多,直吃得打饱嗝才停下来。晴朗仍旧是一付笑嘻嘻的样子,很周到地为大家做打算。大家计算饭费时的认真和坦然又让俺让了一课,年青真好。

FRANCIS建议去晴朗兄曾提过的“老唱片”咖啡店。在一闹市的小巷中找到“老唱片”,心想能在这僻静的地方开店子的老板一定也是个极清雅的人。想必老罗的唱片也不会少。店里环境还不错,坐下后服务员告之今天店里的表演因演员生病而取消,但可改为卡拉OK,无防,继续坐聊。看着台上的麦克风和一整套音响设备,心直痒痒,很想听听佑迷朋友们唱大佑先生的歌。提议一起,响应积极,可是翻遍了店里的DVD也没找到一张大佑先生的专辑。失望之余,FRANCIS、晴朗还有我便挑些各人所喜对付了几下,VIVA、沉影和007的歌声终于还是没有听到。FRANCIS又被红酒兴奋了一晚。

细细回想起来,这次聚会好象全是由吃客串起来的,从一开头就吃到最后各奔东西之前的那一刻。也是,人以食为天,总不能为了聚会把一日三餐全给取消了嘛。只是这胡吃海喝的,大慨又得给JIMMY-QIAN兄冠上腐败的头衔了,何况最近论坛上正讨论“小布尔侨亚”的问题,看来腐败是躲不过去了。

如梦如烟的往事......屋里飘起了这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旋律,是沉影从一大堆CD中翻出来的。大家在红酒的甘香中,品味着同样甘香的空气。思绪仿佛也随着歌声在飘、在往小时候飞去,然后又从小时候往现在飞来,想起童年时期若有若无的大佑先生的歌、想起大佑先生深圳演唱会上的激情、想起南京演唱会的感动和佑迷朋友的那场畅聚。想不到已经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朋友们现在在做些什么呢?都还好吧?一张张笑脸再次展现眼前:小符斑竹(有人说他长着一张孩子似的脸,嘿!)、热情周到的将进酒、高雅大方的安雅、另一个高大俊生Mighty_Reds、Lily、Laomii、仰睡的猫、梦中惊醒、PEAKY、大枣、特立独行的猪、超级市民......俺可以一口气说完他们的名字,仿佛现在就跟他们一起围坐在酒吧桌边兴奋地谈唱大佑先生的演唱会和歌曲。

VIVA有事先走了。在大家端油灯的手终于酸楚的时候,终于给晴朗发现了一首大佑先生的《滚滚红尘》,于是合唱了一曲,算是了却了心愿。

走出咖啡店已是深夜。沉影提议喝潮洲粥。于是又是一顿美味。

接着去一静僻居处看大佑先生南京演唱会的VCD听大佑先生的歌,又开了一瓶红酒,FRANCIS高兴坏了,对歌当歌,人生几何,大家时不时随着大佑先生的歌轻声地唱。不知不觉天逐渐亮了起来,FRANCIS要上班也走啦。剩下俺们几个开始犯悃了。吃过早餐后,007痛下决心,决定逃课,由于他们两个不用赶着去过关,大家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决定先睡一觉再说。便各自倒头大睡。一觉得醒来,已是下午四点多的样子。嘻嘻哈哈一翻,决定吃完饭再走。来到一家新开的湘菜馆,点了汤和菜,四人围坐在火炉边又兴奋地吃起了湘菜,这里的菜似乎跟江西菜很接近。昨晚熬了夜,虽然白天睡了一觉,但大家好象都还在做梦,于是胡言乱语,不着边际,要是有位头脑清醒的人站在俺们边上,一定会被我们的交谈大惑不解的,先是沉影的讲吃的“昨晚吃的早点”、晴朗讲风景的“除却庐山不是云”,而听得人先是不停地点头称是,然后又嘻嘻哈哈笑翻在地,007的话语更象是吸足了兴奋剂似地在我们的谈话间飘来飘去。我不禁问起沉影和007的作品,可惜旧坛子没有搜索功能,要找到他们以前的作品较麻烦。而晴朗的作品早已拜读,确实如雷在耳,让我佩服不已的。当时大家的脑子都有点浆糊了,所以没聊出个所以然出来。

太阳又将西沉,回家的时候又到了。真想再来个通宵达旦。不过脑子已经不灵了。我看他们几个也都差不离。送走两位香港的朋友,我和晴朗各自回家。夜幕已经降临,我没有坐车回家,这时候路上车的不太多,走在深圳宽阔的大道边上,路边的绿化带散发出阵阵泥和草的清香,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几口,迈开大步向家的方向走去,感觉年青而自信。

回家翻出小符论坛编辑出版的《闪亮的日子》一书,打开书签夹着的那一页,真想拍一下自己的脑子,竟是“非一般《青春舞曲》”文/沉影,天,这篇文章我至少看了三遍了,什么记性啊。曾因为作者对大佑先生作品的熟悉惊叹不已,更为文中的详尽分析啧啧称奇。打开电脑发现电脑里早有为沉影留的专辑,里面收集了他不下五篇文章,呵呵......当时大慨被这名字迷惑了,看到名字总想到美艳佳人去了,所以总无法将之与文章结合到一起来。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虽不喜欢这歌,觉得特俗,但用在俺身上倒是蛮合适的。嘿嘿......


亚细亚的孤儿于2002年2月6日晚深圳.


原作者: 亚细亚的孤儿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8776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罗大佑和大地的孩子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11082]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10277]
    3. 听罗大佑“扯淡” [8292]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8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