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佑访谈>>大佑访谈>>罗大佑谈《明天会更好》

罗大佑谈《明天会更好》


www.lotayu.net  2001-12-21  闪亮的日子


大学五年级开始搞音乐,七六年。那时,正在台中攻读医科。一个偶然的机会,高中十几个乐队的朋友筹拍一部电影,《闪亮的日子》,张艾嘉刘文正主演,需要几首主题曲,找到我。那是我正式出街的第一首歌。第一次出街就遇到不愉快。当时政府规定,凡是歌曲在广播电台电视台播出,必须送审,送到新闻组的歌曲辅导小组审查。一送审,歌曲通不过,因为歌词有问题。歌词里有一句“我们曾经哭泣,也曾共同欢笑”。审查官说:“‘哭泣’不可以,太消极了!”结果,改成“我们迈向成功之路”才发放通行。哈,海峡两岸,有点差不多吧?

歌,需要自由的空间。但空间并不自由。有时,甚至相当狭窄。

有几个朋友属于“党外”(“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即民进党前身),彼此谈得来,于是被认为“太亲‘党外’”,写的歌也被认为“有较浓的政治色彩”。《亚细亚的孤儿》等几首,有批评说是什么“抗议歌曲”什么“年轻人的代言人”,云云。“党外”也有高要求,希望多写一些歌曲去争取什么什么。我越来越觉得没有意思,处于政治的夹缝中,自己要写的东西不是自己要写的,变成环境和人让你去作这作那。每个人对你的要求很多。一出名,每个人都想利用你去写他想要你去写的那种歌曲。在那个环境下你已经很难去写你自己感觉到的真正的生活。很大的挫折感。我决定抽身出来。怎么做?唯一的办法,只有离开台湾。

85年3月来到纽约。有朋友来电话,说正值台湾光复四十周年纪念,许多当红歌星共台大联唱,能否拜托写一首歌《明天会更好》。一口答应,写定后交给一个文化基金会,以为是做了一件好事情。不对了,完全不对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原来年底有个选举,国民党那一年有个是“要有更好的明天”,要我写的歌就叫《明天会更好》。知道后,我心里很不开心,被政治利用。我所写过的歌曲中,我最讨厌这首歌!写歌时,我只想表达一种对明天的向往,但结果发现是被政治利用的工具,你还会喜欢吗?

艺术,应当是一种很单纯的意念,不应该同政治牵扯什么关系。我从来不认为我创作的歌曲是政治歌曲。写歌,应该是很自然的、人性化的

原作者: 罗大佑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jimmy_qian提供
共有1160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罗大佑新浪聊天实录
  • 下篇文章歌謠是讓人越活越有意思的文化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10205]
    罗大佑谈《明天会更好》
    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