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佑访谈>>大佑访谈>>罗大佑:我想亲耳听到你们唱我的歌

罗大佑:我想亲耳听到你们唱我的歌


www.lotayu.net  2001-12-21  闪亮的日子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地唱,
  你慢慢地和……

  ———罗大佑 《闪亮的日子》

  第一次听到罗大佑和他的歌,还在大学。

  那时候,在80年代的大学校园,迷恋罗大佑是一种“病”。而后伴随着那一代 大学生的成长和被淹没入人海,十几年间,这种“病”于默默无声中传染蔓延。常常,看到素昧平生的人们,就因为“罗大佑”这个名字,在匆促人潮中知己相认。
  而罗大佑始终活在歌里,离我们遥远。

  这或许就是6月28日上午在贵宾楼与罗大佑对面而坐时,那种恍若隔世之感的由 来。那一刻,窗外是京城今季最炎热的夏日,而“罗大佑要来开演唱会”的消息正被人们满怀期待地传说。

  ■我相信缘分天定

  □记者(以下简称“记”):大家都关心演唱会的事。定下来了吗?   

  ■罗大佑(以下简称“罗”):还没有,还在等消息。这边公司找我谈已经谈了3年,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耽搁下来。   

  □记:这么周折有没有让你沮丧?  

  ■罗:我是很相信缘分的。我总觉得说不该做得成的就一定不会做得成,如果 它应该要做的话它一定会做得成。就像一首好歌是“无中生有”的一种创作,它该 在那边就在那边,没有什么理由。节气一到,时间一到,该来的话它就会长出来, 像一个埋在土地里的种子,环境再差,哪怕是一个沙漠,只要它是一个好种子,它 的芽还会发出来,还是会变成一棵树的。我不担心环境有什么问题,我只担心它这 个芽本身够不够好,只关心这个音符本身它情感的说服力够不够,它的完美度够不 够,我觉得这是我能决定的。   

  □记:可你为这事已经来了很多趟了。   

  ■罗:就是演唱会办不成,我们大家交一个朋友不也挺好吗?就像我们坐在这 里,我不是又认识一个朋友?   

  ■我想寻找心灵相通的朋友   

  □记:我印象里你还是1984年、1985年那会儿做过演唱会,后来很长时间都没 有做过。为什么现在忽然想做?   

  ■罗:我其实是很怕做演唱会的人。以前总希望最好能光是躲在录音室里录歌, 后来发现还是不可能。做演唱会是一种直接表达的模式,它的效果不是录完一个 CD以后让大家买回家去听这种模式可以做得到的,它有大家在同一个时间和同一个 空间里当下的一个反应的东西。所以想还是鼓起勇气了,鼓起勇气去面对。我其实 很怕面对人,也很怕面对记者。   

  □记:我知道的,采访你在我是一个很长久的愿望,但是内心里也觉得对你真 的是一种打扰。   

  ■罗:其实还好。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沟通。通过媒体的报道,歌友可以知道这 个唱歌的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谈吐是怎么样,除了用歌词来表达他的想 法以外,他用语言和文字来沟通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有义务把自己交代得 稍微具体一点。我现在慢慢地习惯了。   

  □记:我记得你在接受一个采访时说到,办演唱会是心仪于那种交流的氛围, 希望回过头来面对自己的音乐,检验自己的足迹。同时,也寻找那些诚心的、能心 灵相通的朋友们。   

  ■罗:当然,假如我的演唱会真的开得成,别人跟我说:“《恋曲1990》就不 用唱了,前奏一起来大家都会唱的。”我说好,我可以少背一首歌。我想我写了这 么久的歌,也该到了听大家唱回来给我听的时候了。   

  ■有了解,唱歌才有意义   

  □记:印象里1999年你说:“以前一直不想到内地来做这个演唱会,觉得时机 还没有成熟,要是光为挣钱来的话会觉得不忍心。”但是现在你觉得好一点了。为 什么?你为什么觉得现在的内地比前几年的内地要适合?这边有了些什么变化?   

  ■罗:这样说吧,我第一次过来是1992年,那个时候看浦东,你完全看不到什 么的,至多是7层楼、10层楼的建筑,那种工业大楼。可你现在去看看嘛!音乐在某 种程度来说,它是一个奢侈品,不吃饭、不喝水会饿死人,不听音乐从来没有人会 死掉的。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它是要具有某种程度经济能力以后才能够消费的。就 像人们会买翻版、盗版,是因为一定的时候经济情况不是那么许可。经济好了以后 呢,你有了足够的条件就会去买正版,因为你要表示出你对某一个产品的注重。版 权法就慢慢会生根,也就有更好的产品会做出来,用更好的方式,用更好的媒体, 更好的传播方式,更好的录音方式,给大家用更好的方式来享受到。所以,在大家 都没有钱的时候,你说罗大佑来开演唱会,来卖票,然后要收大家钱,我觉得是怪 怪的。   

  □记:那个时候你来主要是……   

  ■罗:我是来录音的。我在上海录音,我在北京录音,然后我搜集一些民歌, 我觉得内地有那么多资源,可以作为我创作的养分。我觉得如果我一开始就来开演 唱会的话,就把自己摆在“我是一个唱歌的人、我是一个表演者”的位置上。而更 重要的,我是一个创作的人,我先跟这块土地做一个渐进的了解。   

  这几十年大家没有办法坐在一起。我们是同根,但是毕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隔 绝,所以还是需要一些适应的过程。我觉得太匆忙地去做个表演,或者接受一个、 表达什么东西的话,它是有害的。把隔膜了那么久的东西一下子忽然把它拉在一起, 我觉得那是有害的,还不如经过一些了解。你一定要对这个地方有个了解,尤其在 专业上面做到了解,你唱歌才有意义。   

  ■音乐凝聚生命,沟通人性   

  □记:对于内地人心目中你是什么形象,有没有一些了解?   

  ■罗:我不了解。好像大家还蛮喜欢我的。因为以前一直都没有见过面嘛,而 且我以前一直都没有在媒体上曝光过。我觉得最舒服的一点是,大家都是从歌里面 了解我的,音乐做到了某种人性基本的沟通。我觉得很开心就是因为,这种心理上 的人性的交流,它使原来那种硬邦邦的,几十年两岸隔离这么久的那种环境,得到 蛮和谐的一种交流。我觉得音乐在这方面扮演的这种角色是很好的。   

  □记:其实,你的歌给予了很多内地人很深的影响,尤其80年代那一批大学生, 他们说你陪伴了他们青春成长。   

  ■罗:有朋友这样跟我讲过。我觉得它是基于一种同文同种,基于某种共同点, 我觉得感情是一种共同点———男女之间的感情,土地的感情,一种文化、一种民 族的感情,然后找到一个和谐感,大家找到一种美感以后,那种振动的幅度出来以 后的一种效应吧。我想可能是这样。   

  □记:我看到你说过,其实你写情歌要比你写政治意味的歌要多,但因为很少 有人写这种批判时政的歌,所以你才会显得很突出。   

  ■罗:对对,主要是因为这样子。首先因为市场的关系,大家觉得做情歌是最 容易的,最容易得到实利。无可否认情歌是必要的,但我并不放弃自己当做一个中 国人,当做一个人本质的一种表达,人对自己环境周遭的所有,应该要有一种认同, 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作曲家,做情歌和做有关市场的歌曲以外,如果可以多做一些 音乐本质可以发挥空间的歌的话,其实是更好。实际上音乐可能性变得更大,甚至 没有歌词,你都可以写曲子,让不一样语言的地区的人都可以享受这样的音乐。   

  ■对人性足够关怀和同情最重要   

  □记:我一直想知道,你是怎么就能够到达这样的境界?我知道你专业学医, 5岁开始弹钢琴,从你的词里可以看到很多很深的学养,古典的,现代的,我想知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   

  ■罗:小时候音乐的基本训练当然很重要,其实我听很多东西的,古典音乐、 爵士音乐、民歌、流行音乐、摇滚音乐,我听很多东西,我觉得要够用功,一些基 本的训练,一些乐器的基本训练要有以外,你还要花足够的时间去吸收足够的养分。 你要浪费,浪费可能不是最好的字眼,你要浪费足够的时间去给自己多一点的空间, 因为很多这种音乐的养分不是在意图里面可以达到的,你甚至要放逐自己,给自己 一些更多的空间来给自己那些抽象的感觉一些基础。天分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   

  □记:像你注入其中的那些思想、情怀,这些东西是不是不可解释的?   

  ■罗:是很难解释的,是最不可解释的部分。所以它是全面性,你要够用功, 你要对周遭有足够的了解,你对人性要有真的足够的关怀和同情,甚至对没有生命 的东西你要有足够的这种跟有生命的东西的一种联想。   

  ■眼前的时代并不让我失望   

  □记:我看有一个说法,说“罗大佑和崔健都应该被送到侏罗纪公园里去,因 为这个时代已经不适合他们了。”你觉得这个时代跟你是有特别大的距离吗?   

  ■罗:我觉得还好。一路过来,一路时代都在改变,2000年比起1999年,比起 1949年,比起1911年孙中山革命,当然都不一样,每一年每一年,高楼一幢幢盖起 来,大家收入越来越高。人每一时每一刻都在接受挑战,接受改变,它一直在变, 我们也一路活到现在,至少我们并没有活得更差。   

  □记:就是说现在这个时代并不让你觉得特别失望?   

  ■罗:这有好有坏的。当你对什么东西失望的时候你要想,因为我有了这个东 西所以我失望,而过去我没有这个东西。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开心一点,已经不错 了,以前咱们不是还没有机会见面吗?   

  □记:我觉得你平和多了。   

  ■罗:年龄的问题。年龄和皱纹,还有男人这种中年的危机。   

  □记:是不是也跟你生活的变化有关?近来你经历了父亲的去世,经历了走入 婚姻。你说过:“如果说我父亲过世这件事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应该就是让我体会 到,生命之中,终于也会发生我无法改变的事情。”   

  ■罗:是的,但有些事还是可以做的,人生就像电脑,开机开得漂亮,关机要 关得小心。死的时候我希望人们会说:“这个人活得不错,他带给我们很多东西, 他活着对我们来说是不错的。我们不要那么哀伤吧。”


(2000/7/5)

原作者: 吴菲
来 源: 北青报
共有563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不再愤怒-罗大佑访谈
  • 下篇文章敢于结束 罗大佑不断重生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