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滚滚红尘>>滚滚红尘

滚滚红尘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滚滚红尘》是一部电影。

  “滚滚红尘”亦是一首歌。

  这首歌在影片中出现,正是男女主人公受无常捉弄,已觉察到离别在即的当口。能才说:“来,让我们跳舞吧。”前奏缓缓流出,韶华踩在能才的双足,两人相拥而舞, 由室内跳到露台。陈淑桦柔情婉转的声音伴着他们的舞步轻扬:“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 年不经事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韶华哽咽着说:“我们结婚吧。”

  能才说:“我的身份会害你一辈子。进去吧。”

  陈淑桦特有的柔情,正恰到好处地演绎着罗大佑的长句子:“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 别已不见的我,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跟 随我俩的传说” 在这样一种罗曼谛克的气氛之下,令人无暇去顾及歌词的深意。在以后的日子里, 虽然无数次地听陈氏“滚滚红尘”,感受到无数次的不称意。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样 的氛围,这样的歌声,是最适合不过的配合。

  在震动中展读《滚滚红尘》剧本,这才感受到电影中未表达出,淑桦未演绎出的那 一种属于三毛的情绪。 三毛不是在写一个叫沈韶华的女人和一个叫章能才的男人的故事,在她生命快到终 点的时候,她想表达一种人类永恒的生存无力感。

  很久很久以前,老子说过一句可怕而简洁的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 们因其孤立,常常需要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持。所谓“好心好报”、“有情人终成眷属”云云,均是这种幻想所致。然天地本无仁爱之心,人没有权利认为自己偏偏为天意所爱,或为某种公正的伦理法则所爱。相爱中的男女,即使拥有了伟大的爱情,也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员,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全由不得自己。

  《滚滚红尘》是一个悲壮的故事,这种悲壮,只有三毛自己才能理解。

  可是有一次再听罗大佑和陈淑桦合唱这一曲“滚滚红尘”,却发现罗大佑试图表达的也是一种悲壮。

  罗大佑一贯的率性中透着柔情,回应着一往情深的陈淑桦,也配合着暗暗起伏的旋律,虽然两人相爱“想是人世间的错或是现实流传的因果”;虽苦苦相恋不能善终,可是“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虽然无奈“那尘世转变的脸孔后的翻云覆雨手”,然而毕竟“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余音缭绕的耳语回荡,仿佛要把这段生死恋永远留在人间。

  罗大佑的悲壮,其实又不同于三毛。

  许多时光匆匆流逝,好多流行歌一次又一次地感动直至麻木。 有缘听过凤飞飞演唱“滚滚红尘”,很淡漠的歌声,平平直直的,却是我听到的最 好的方式。

  《诗经·邶》中有诗云: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 不我活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是啊,死生契阔。

老佑迷 提供

原作者: 佚名
来 源: 原载《音像世界》
共有1048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东方之珠
  • 下篇文章滚滚红尘 - 大佑 三毛 张爱玲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罗大佑新浪聊天实录(2005.1.1... [10276]
    2. 七十二变[下] [9679]
    3. 香港上空的鹰 [9258]
    4. 二十年后 [8553]
    滚滚红尘 - 大佑 三毛 张爱玲
    滚滚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