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青蚵嫂>>青蚵嫂

青蚵嫂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深秋到了,又进入吃海蛎的季节了。海蛎的吃法很多,其中闽南的海蛎煎口味绝佳,将海蛎、地瓜粉、切成小段的大蒜用水调和,在油锅里煎时再加上鸡蛋,吃的时候配上芫荽和辣椒酱,吃过一次就令人难忘,在闽南一带,冬、春季海蛎煎常常是主人热情待客的美味之一,也是两三好友闲坐小酌的必备佳肴。

  海蛎又叫做“蚵”、 “蚝”。据营养学家们说,海蛎肉味鲜美,营养丰富,脸炙人口,还可以“细肌肤,美颜色”(不过我吃了一辈子的海蛎,肌肤还是这么粗,颜色还是自己看了都过意不去),同时据说由于海蛎中含有好几种宝贵的成份,可以防治的这种或那种的病症可以列出长长的清单。

  当年曾有一段时间,盛传台塑集团要在厦门海沧建厂,而且投资规模相当大,也曾引得政府部门大兴土木,不少有志之士摩拳擦掌,而象我这等不长进的,却一直在担心从此家乡无海蛎。后来台塑投资告吹,而当地的土地又已被征用,那里的人们失去了他们拥有的却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

  海蛎的养殖好像倒并不怎么困难。沿着闽南的海岸线,退潮时可以看到许多成片的在海滩互相支撑的石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蛎房。收海蛎就麻烦些,由于食海蛎最佳的季节是在冬天和春天,遇到天气不好,收海蛎的人(大部分是姑娘和妇女)就得顶着寒风、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海蛎铲收回来时是连蛎房(海蛎壳)一起的,人家买海蛎很看中新鲜,所以在市场上就可以见到许多卖海蛎的边用刀子破海蛎壳一边叫卖。

  在这些卖海蛎的妇女中或许曾经就有这样的:与别人的丈夫相比而言,自己的丈夫实在是太普通了——自己的丈夫不能和邻居的男主人一样有着体面的穿着、提着公文包去写字楼上班;自己的丈夫不像邻居的男主人一样长得整齐、让人一看就有潇洒或英俊的感觉;自己的家也没能象邻居那样是漂亮的小洋楼。自己的丈夫只是个卖生海蛎的,收入自是微薄;长相十分普通,从哪方面看都没有出众的地方;自己的家仅是简简单单的屋子,地板还是土的。或许家里还有老人要供养、有子女要上学。加在这种妇女和这种家庭身上的生活的负担是沉重的,对软弱些的,甚至是沉重得难于喘息。

  然而在这种妇女中就有这样的:她对自己在生活中的困苦有深深的认识,不会去徒劳羡慕别人的优裕生活;只要丈夫对自己好,不会介意他的眼睛甚至是斜视;她也不会对生活加之于她和这家人的重担整日抱怨。她是坚信只要奋斗,人人都有出头之日的,所以她终日劳作,为的是能共同让这个家过上好的日子。

  这种妇女的形象就是罗大佑在台湾民歌《青蚵嫂》中塑造的形象。闽台老一辈的女性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尽管她们并不一定是以卖海蛎为生的。

  我听过几种版本的《青蚵嫂》,罗大佑唱的这个版本我觉得是最出色的(许是偏见?),这里面没有风花雪月,没有你侬我侬,有的是社会底层实实在在的生活真相和不屈不挠的追求,有的是默默无闻的一代代维系着血脉相传的普通闽台农村妇女。

原作者: 牧思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572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小妹”是我最爱
  • 下篇文章《告别的年代》——时代的情诗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11403]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10520]
    3. 听罗大佑“扯淡” [8520]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8301]
    青蚵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