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家>>罗大佑《家》

罗大佑《家》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家I》的开始是一连串叮叮泠泠风铃似的分解和弦,四个小节下行的钟声,一派教堂钟声响起,夕阳将暮西山,倦鸟欲还巢的意象。人在外,这日落望乡又怎会不叹息?"321"钟声的前三拍大二度下行,气呼出来配合的是远望的目光,虽惆怅,却也还平顺;然而浮云游子天涯,有家归不得,后面第四拍的气终究撑不住这沉甸,不得不往下空落四度,目光也低落到了地上。

  第二遍人声的前部分,钟声仍然,低音鼓在次强拍上加进重击,远方的呼唤和现实的远离对比渐分明;人声仍以罗大佑的声音为主,男和声垫进胸声哼鸣,很控制,随即慢慢扩大为半开口音、开口音,位置渐高,情绪渐激昂。终于到最后,两个声部的人声开始交织,歌词是感慨和写实对照,和声中既有纯一度、纯四度、小三度这样的协和圆润,也有大二度的矛盾不安,回忆的甜蜜与思乡的苦涩艰难地并行。"我的家庭真可爱,整洁美满又安康",然而为了梦想,无数的我后来终于都逃也似地离开,现在的你,只能是眼泪归去的方向。

  多年之前,满怀重重的心事走出家门的少年,而今红颜弹指老,便不由得开始问:何处能安抚这疲惫的心灵浪迹在天涯?

  这又是另外一个意义上的家――《家II》。

  关?quot;家"的话题,常是游子的谈资。

  我从小玩到大的一拨朋友,大多都是客家人,我们共同的家乡都只是说客家话的爷爷们浪迹的最后一个驿站。当地人大抵是把我们当外地人的,尽管我们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小孩死皮赖脸地自认,然而圈子就是圈子,不由得你的一厢情愿。这些青梅竹马的深情便是在分帮分派的"斗争"中相濡以沫的,开始的时候都不知底细,玩久了才明白过来,那交好的底色居然都是一样的。十几二十年的感情,彼此都成为对方"家乡"这个意念中不可割离的一部分。

  长大了,东西南北各自天涯。唯一可以聚首的只能是春节。大队伍跟以前一样浩浩荡荡杀去玩,路上照旧是大声唱歌?quot;天色已渐沉,落日如暮灯,深深深",我们年少轻狂时流行的一首很好听的歌。目的地是一个师姐开的酒吧,名叫"日暮乡关",那里是校友聚会的场所。每一个晚上,每一张桌子,都有可能碰上原来隔壁教室的熟面孔。打个招呼,回家了?成家了没有?十句问候有三句能和"家"搭上边。

  是的,回家了。

  行囊里不再是读书时的空空如也,对于家,工作了的人有义务有责任。你不再是一个小孩,而是大人。很简便的一个证明,你已经开始为家里过年的钱财物资操点心,还要给老人小孩派利是。

  一拨人当中,流浪在外的都形单影只,成家的鸳鸯只有留守家乡的一对。十几年的感情,终于让另一个人出门的背影有个回到了家的心情,正果修得很是不容易。有人笑说,看见你们,就相信爱情还是有希望。他们笑笑,给小欢打个电话吧。小欢工程吃紧,今年回不来,大家都抢着电话表衷情。

  终于电话到我手上――想家吗小欢?

  --其实元旦我回去过。在工地拼了命的想家,回到家后,却找不到家的感觉。

  ――……一桌人都默然。

  那一刻,真希望酒吧变K场,可以找到罗大佑来唱。

原作者: 安雅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858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错误 风铃
  • 下篇文章现象72变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11403]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10520]
    3. 听罗大佑“扯淡” [8520]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8301]
    罗大佑《家》
    鹿港小镇--我家乡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