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宁静温泉>>宁静温泉-- 歌评

宁静温泉-- 歌评


www.lotayu.net  2007-12-21  闪亮的日子


【李悟】 于 2007-12-21 10:56:03 加贴在 闪亮的日子 ↑

这是罗大佑/林夕拍档出产的最具宗教色彩的一首歌,出自美丽岛专辑。

“怎么看,怎么听,怎么说……我们终于在喧闹中寻找静寞” 旋律和歌词结合较好,只是开场的节奏鼓点较重,好像有点过头。“看一切灰飞烟灭只为了复活;死荫幽谷之中怕谁寂寞”,“复活”和“死荫幽谷”都是圣经词汇,出现在同一句歌词里,显得重,有套话之嫌;“复活”和弱音配合不太好,改为什么呢?好像很难。 而且“一切”“只为了”“怕谁”,好像有点绝对,稍欠含蓄;接下来“心灵啊…我最後的家/ 相遇之前总有个分离啊 / 心灵啊回到谁的家/ 总想谁的笑容去解答”有一定深度,人的归宿问题;悲欢的总归在何处?形成一个小高潮。不过“相遇之前总有个分离啊”有点别扭。哲理状?幽默状?不妥贴。“总想谁的笑容去解答”比较有水准,符合罗氏产品的风格。

“谁的是谁的非谁的错/人间慈悲的姊妹啊/ 请你保护我/没有人争议的夜晚 共享清醒 / 有生多情之年相互解脱”这一段比较出彩。谁的是谁的非谁的错,很流畅,是否熨贴大佑半百人生的心情,可能是个问题。请你保护我,其实是说,请你原谅我。没有人争议的夜晚共享清醒 / 有生多情之年相互解脱,有无之间,享受与解脱。多情用得好,如苏东坡,“多情应笑我…” ”心灵啊我最初的家 /告别我们邂逅的巴别塔 /心灵啊谁都不说话 /天地一刹那开出一朵花” 再次提升高潮,“我最初的家”,让人联想大佑早期作品“家”,“告别我们邂逅的巴别塔”,再次渲染宗教氛围;巴别塔,比喻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困境,在歌词不常见,用得很好。“谁都不说话 /天地一刹那开出一朵花,”好像是个败笔。莲花意象和旧约寓言交错,仿佛三教汇合,五宗归一的感觉,有点大而无当。林夕配词至此,应有江郎才尽的感觉。

如果全曲在此打住,给人小品的感觉,好像不坏。可惜狗尾续貂,大主教高姿态号召全党人民一起学习人生的宽恕与无为。“一切错误都在等待宽恕/只有原谅才能消灭痛苦/只有一无所求才让所有人满足/一切故事一开始就等待结束/什麽样的幸福要你去追逐 /忘了的问题就不用解答” “在等待结束”,这里高音到了一个死角,几乎没有和解的可能,被老罗妙手救了下来,回音之余,真捏把汗。大师是可以拒绝商业的悦耳小调,玩玩惊险,试验试验,要不怎么会有突破呢?

总看整部作品,应该是大佑廉颇老矣之后的三线作品。有Queens乐队的那种歌剧感。虽然如此,片断之间,还是有许多迷人之处,比如高潮前的男低音应拍声“吨第 吧”,继承了印第安欢呼曲以来,大佑同志善用人声的线路。可惜,想写成贝多芬第九大合唱的高度,又中道而退,到山腰享受宁静温泉去了。害得我们这些歌迷们,在高潮的期盼中作鸟兽散。

原作者: 李悟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815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爱的挽歌:就这么样吧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今早到现在的狂乱无比 -给我们的青春 [8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