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香港上空的鹰

香港上空的鹰


www.lotayu.net  2002-1-15  闪亮的日子


将进酒:

这张照片拍了很久了,打算放上来也很久了,却一直因为懒惰,以及对技术的无知和恐惧,终于拖到了现在。再拖下去眼看“一年过了又是新的一年”了,所以乘着贴左岸的势头一鼓作气,希望还不是太晚。

《皇后大道东》的文案里说:“假如你还不知道的话,香港是全世界惟一在天空有老鹰盘旋的大都市。”

原先确实不知道,只知有“伦敦上空的鹰”(Eagles Over London)。当然,那不是真的老鹰。

去了香港之后每逢出街总是记得探头探脑“望天”,却从来都没有运气,免不了心下嘀咕,是不是大气质量恶化让老鹰都背井离乡了,毕竟离大佑写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十年了么。

如此半年过去,渐渐已不抱希望。未料有天下午在中环皇后像广场闲荡,习惯性地仰头张望,竟然就真的看见了----它们!还好目瞪口呆之际我还记得自己带着相机,于是就有了你们看见的画面。

信焉,大佑诚不我欺。

在我那时不时先入为主的脑袋想来,若果真能在香港看见老鹰盘旋,总也得是大屿山长洲岛或是新界的米埔这样远离本岛远离尘嚣之所在。

若非亲眼所见,断难想象给这样一群老鹰作背景的,除了一样的高天上流云(不好意思那天似乎是乌云)之外,不是森林,不是山岭,会得是文华东方酒店,怡和大厦以及太子大厦。换言之,钢筋水泥的丛林。香港得不能再香港的地方。

当时当地,此情此景,不是没有一些感触的。抱歉的是,我打算说的,我能说的,就这些了。下次你有机会去香港的时候,别忘了去中环的天空看老鹰盘旋,虽然我不能担保你一定能看到。

如果你看到了,你会明白我的感受。

就象我自以为有一点点明白大佑的感受。


jimmy_qian:

香港好苍凉。

记得去年去香港那回,朋友约我在时代广场大屏幕下集合,我说,那里那么多人,能见着么?他一口咬定:能。后来我一去,天哪,不要说时代广场,就是铜锣湾Sogo下面约会隔20米见面没有问题。香港的繁华好像就这么过去了?

有了老鹰总让我有一种坟地的感觉,可能以前大陆电影拍到坟地都要搞几个老鹰的缘故吧。最近老是看到大陆官员企业家在香港发表观点,说上海马上要超过香港了。那些发表言论的人真不知道怎么分析的。总有一天,大陆的经济合同都会到香港来签,官司在香港打。就这一点上海就别想赶上香港。不过,香港未来输出的是法律服务,至于商业,香港风光不再了。这个老鹰很有法律的象征意义。

香港真的要成为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首都”。

此文顺复沉影的香港“游记”。


沉影:

上次有朋友来,在国际会展中心外,晴天里老鹰也是如此飞来飞去,我想到的也是大佑的这句话。可惜朋友并没有什么感觉,否则我是不太愿意把头低下来的。

那种气势而带来的感觉难以形容,只知道心里有些反应出乎意料。大致和将进酒的差不多。

低下头看看身边的时候,一声浩叹总是免不了的了。



原作者: 将进酒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1005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Songs from nowhere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诗是自主 歌词要配合架构 --《似是... [13097]
    2. 今早到现在的狂乱无比 -给我们的青春 [10292]
    3. 时代的遗书 [9235]
    4. 赤子 [8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