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佑访谈>>大佑访谈>>罗大佑的《昨日遗书》节选

罗大佑的《昨日遗书》节选


www.lotayu.net  2001-12-21  闪亮的日子


  三级浪的话:

  这是大佑出走美国前的“遗书”。内容涉及颇广,包括出走的理由,对 家的情感,对音乐的理解与感悟,对爱情——包括与张艾嘉的纠葛(虽然很 > 隐晦,但也很明显),对社会,甚至对政治的立场等。(1988年8月初版)

  由于全书太长,有些不适宜公开(如政见——据说这些见解最早连载于诸 香港某报的大佑专栏),大量的文字(如用物理的概念类比、分析政治,纯属主观的心情记录等)写得十分晦涩,所以,我将不负众望,尽量地,但也只能 是有选择地摘录一些。同时希望在版权上,没有犯规。谢谢!


[精选1]

封面:

  右侧起2/5处:竖椭圆内大佑照片——着站领中山装,表情严肃。
  左侧起3/5处:上方为繁体标宋:昨日遗书;下方为繁体细黑:罗大佑。

扉页(大佑钢笔手书):

  看到的每一个人,都令我生厌。

  在一场电影散场后回家的途中,在那个蛇店的门口处看到了那只笼内的猴子,显然它和人是完全不同的。我于是将它买了下来;应该,和动物的相处会好过我和其他人类的关系,我想。

  将它运回家后,第一件事就直接进入了浴室,打开笼门。我准备为他全身上下洗个彻底的澡。但它竟向我的身体攀附上来。利爪的猴子,我将它推开。它再度抓上我的身体爬上来,这次用力的多。慌乱中,我以双手奋力排斥它的纠缠,于是用嘴竟咬住了我的左手;用力挣开,嘶!左手中指划出了一道血沟,静脉内的血液喷洒在浴室内白色的瓷砖上。

  原来它嘴内两边各长了一颗巨大的獠牙。这是一只你终于发现站立起来到人的大腿半处的泰国猴。关在笼内两年从来没有出来过,而我竟想帮它洗澡。白色的瓷砖浴室内的冷肃,猴子的动物本能对它自己生命质疑后所产生的原始野性。浴室内顿时展开一场心惊肉跳的人猴大战:拳头、踢脚,猴爪与獠牙的来去在那沾满血液的白色瓷砖上翻腾着。那是种原始丛林内生死拼斗般的恐惧,彼此。

  终于用了那个铁笼子将它困在一角,正好笼门对着它;动弹不得后,终于它才慢慢的爬入了它所熟悉的那个笼子内。

  坐在沙发上喘气时,心还在胸口内猛烈的跳撞着。是了,大概没错是并非所有的人让我生厌,而是,我应当就是那个使自己生厌或是使所有的人生厌的那个,人。这只猴子刚刚就如此的证明了给我看。

  恍然大悟。是我该走的时候了。

扉页背面:

  一幅图片:有铁丝网的监狱的高墙。画面上叠4各空心标宋字:昨日遗书。


[待续]

[精选2] (上接[精选1])

这一页:

   全部黑色。右侧偏上4个宋体3号字——“昨日遗书”。

反面:

   我感到空气中有一股暗示的感觉,凝重、稳定,而且慢慢袭来。

  下午从滚石出来的时候,尾随所有的人出门,突然我下意识摸摸全身口袋,转身开了办公室的门再进去瞧瞧,“我有没有带什么东西来?”没有。我有没有带什么东西来?“没有。”多么强烈的暗示:我要离去了吗?

  晚上从香颂的门口出去的时候,忽然又伸手掏钱。“老板,我的帐付了没有?”“XX已经帮你付了。”我的帐付了没有?清了没有?多么强烈的暗示:我要离去了吗?

  我有没有带什么东西来?我的帐付了没有?多怕什么东西带来的不能确定,多怕什么欠下的还没还清;好象离去的时候所有的价值的清算似的。好象要确实自己所有的成绩、或是施受、或是认定、或是一些什么说不上来的感觉。我倒不禁要笑了,象是要想到,假如我离去以后,谁在某个夜晚想到我这个曾经存在的人时,可能或不可能掉下的眼泪一样。

  仿佛整个人变成一个快要中空的物体,四周一块一块的黑影已向我靠近,一个个找到他们的定位,象拼图游戏般,在我浑身上下四周凝成整圆的、浑圆的球体。几乎快暗下来了。我只等待最后的一块拼图黑影的镶上来,那就全暗了,那我就成为如同一个皮球不带橡皮的内部,浑圆、黑暗、无实质,但具体。我只看到一道光线昏暗地指向我,进来;我只等待最后的拼图徐徐镶上边时,惟一的完整。

  什么是对错呢?什么是黑白呢?什么是方向,什么是真理呢?我只能更靠近,而无法与任何东西真正贴在一起;但当我更靠近时,我似乎离它又越远;我想做得更好的时候,却发现原来那是最差的;我想逃离的时候,发现这个想法似乎是最接近的。我开始想到妈妈,那个生下我的人;虽然是个事实,却难以想象我曾经蜷缩在她温暖的子宫内如此温暖的确实地成长。虽然难以想象,却更想妈妈,更想回到她的体内,享受她的青春的喜悦,以及那股黑暗的,蜷曲的无知的,温暖。

  这个世界是不会错的,因为它存在,而且早已存在了。我曾想用面对面的方式,给它感受一点点热力与温暖;它用冰冷的温度,冷却了我火热的心跳。我没有办法明白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就象一个朋友说的,和尚,其实是一个最大的野心家。在身旁来去的身影中间,我仿佛永远存在他们夹缝的边缘。我的笑脸后,有一线创痛,而泪眼似乎隐藏了一丝笑意。当祖父死去的时候,我想我曾经为他庆幸他的解脱,而当我为一个朋友的某一件事高兴了以后,却又先为他想到了一个字:“哎!”我曾经那么痛苦的尝遍欺骗的滋味,却也不能不接受那是一个不变的定律。那么,亲爱的,告诉我,什么是真理?有时候我感觉每一件事物都是那么清楚时,那块镜子变成了一片玻璃,那一边的我那样的,向我同情地凝视,比我更知道自己,只是我摸不到他而已。摸摸自己的身体,仿佛周身只包了一层假想的皮。

(罗大佑《昨日遗书》第一章“昨日遗书”[1])

[待续]

[精选3] (上接[精选2])

  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静得可怕。铝门窗外车子来去的声音,非常遥远。沉寂得可怕,稳重得可怕。但我好象意识到一个轰隆疯狂的地震就马上要突然来到,摇动整座大楼,晃动每一扇窗户,捏碎每一片玻璃,趟倒每一个站立的物体,倾倒每一面完整的墙,带来整批震裂人肺腑的可怖的隆隆的巨响,然后让我从七楼的房间随着稿纸、碎壁、床单、钢琴、水管、沙发、瓷砖、蟑螂、闹钟、唱片、天花板、电话、生力面、黑松汽水、抽水马桶、浴缸、铜板、电梯一起重重的摔到地面上,紧接着用八楼以上的所有建筑的残骸砸烂我的身体。后来时钟上秒针的声音逐渐唤回我的记忆的勇气;还好电话铃声响起时我已挣脱起来拉开窗帘了。

  每一个人说的话我都要花很大的努力使他们觉得我对他们还感兴趣。我的每一个动作我都会考虑它是否得体,是否多余。自己说的每一句话的语气非常肯定,但自己对它们带了一些怀疑。看着每一张面孔,我都知道他们真正的自我实在是善良的。说实在,谁又愿意如此虚伪的、衣冠楚楚的,装作很关心别人的样子和别人沟通呢?他们的午餐,不是实实在在的吃到了自己的嘴里,而且喂饱了自己的肚子吗?看着婴儿室里的婴儿,我只想到他们的母亲将来会不会喂她们自己的奶。

  我想到那些用自己的笑容来当作手段的人;开始时你会认为这样的人实在太友善了,慢慢的你发现他的笑容与关怀太多了一点,直到最后终于看到了那张笑容后面真正的脸,还有那双手,因为太想操纵别人长年积累起来的茧。我想到那些一遍又一遍的谎言,真无法了解后面那具欺骗的灵魂如何去面对一个平静的夜晚的梦魇。我不是没有说过谎,但我没有办法了解如何说谎使自己心安理得。还有那些裹着象征圣洁的白色制服的心,如何去榨取另一些早已喘息不已、残缺不全,赤裸而毫无防御能力的心。我仿佛看到一幕残酷无比的厮杀,是用着握手寒暄、笑容满面互相聊天的方式进行。夹处在这种厮杀的行列里,我的手中被绑上一只双面开口的刀,在此起彼落的杀声中困惑着敌人的方向。

  这怎么可能呢?我慢慢发现虽然他们告诉我敌人在那一边,可是我太明白敌人真正是存在这边的,因为身旁所有的刀上的手,我可以感觉得出来,都隐藏了一点犹豫、一点怀疑、一股焦虑、一股危机。我清楚的感觉到每一个人心都比我更不确定,但他们作出比我更坚定的表情,喊出另我惊讶的、强烈的厮杀声。但我知道近处已经有血腥发生了;冥然中有一股力量能使一些甚至比大多数人清醒的、更有力气的人的挥刀砍断。我知道有血痕数道、有血注喷洒,有人张皇乱窜,有人死命掩住伤者怖惧尖叫的嘴。而操刀的人早已因各种理由不见了,没有人看到任何操刀的人。有人暗示周遭不要张声。于是看来又一片井然有序。我知道每个人像我一样,警觉着四周的刀口甚于他们对敌人的注意。握紧手中绑上的,双面开口的刀,我知道,没有一个方向我可以下手。

(罗大佑《昨日遗书》第一章“昨日遗书”[2])

[待续]

[精选4] (上接[精选3])

  将埋在双手中的脸孔抬起来,我发现浑身上下失去了力气,失去了知觉。电话中传来外祖母进入弥留状态的消息时,我几乎笑了出来。多么安适的离去方式,多么潇洒、轻松的人世。早在二十年前,我就知道即使她在骂人时,那是她正原谅你了。即使在数月前的极度神经质状态,我也知道她有一个再清醒不过的灵魂,有一颗永远如此坚定跳动的心。我不相信她这一辈子曾经真正困惑过。的确,她是我永远必须去学习,永远可以告诉我人生的智慧的,永远的外祖母。现在我坐在这里,整个身体忽然觉得轻了起来,像恰好飘在椅子上的汽球。空气凝聚在我的四周,它们不重,也不轻。我觉得我像一条势均力敌的拔河比赛上的绳子。原来因为双方强烈的拉扯而周身抽痛,后来因为拉锯的来去次数太多而迷惑不已,直到双方的力量被证明为真正相当时,我的感觉一下收缩到整条绳子上绑着绳子的那一点:因为双方的援军不断地加入双方的尾巴,所以当没有任何一方会输的时候,绑上旗子的我必须输,必须终于断裂。我想到那些满面笑容的人,我必须转身;虽然我知道他们也绝不会赢,但难道看到一张终于不能发笑的脸就是我原来要的吗?而为什么竟会有人为了一点点面子的问题就真的否认真心是存在的?而当我没有勇气去面对所有的谎言时,我的感情不也是不够坚定吗?但,什么是坚定的呢?是不是将我那有如风筝般飘来飘去的情感靠一条线掌握在掌上的另一只手?

  昨夜我梦到一具美丽的身躯裸陈在平交道铁路上,众人观望,没有人想采取任何行动,连讯号管理员听到火车的声音远远驶近时,都不记得将栅栏放下来,他只是双手叉腰观望,如众人般带点好奇、带点惊讶、带点茫然。而我并不觉得挽救她对所有的人会有什么帮忙,我只想飞奔冲向那列迎驶而来的火车头,让那撞击的音响来转移所有人的注意而已。我想到,我算什么样的人呢?到底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地方安置我?假如我是个歌手,假如我是个医者,我知道都会有人不满,而且不安,他们可不愿意见到这么个奇特的人,别说听到他的声音了!老杨向我说过一个他想到的剧本:“有人,全身穿黑衣,带墨镜,出现在许多的媒体上,做过许多奇怪的事,带来很多奇怪的感觉。后来人们终于发现,原来那是一些人扮演的形体,而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我想到我是那个多余的人。父亲一向非常担心我走音乐的路。多年前,在傍晚的电视前,他一边看着银幕上的新闻,一边自言自语似的向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多的是什么,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最多的,就是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到多年后他儿子会想到自己的多余。我夹处在两种职业的选择之间,在东与西的矛盾之间,夹处在两种政治势力的对立间,夹处在爱情的绝对谎言与真心之间,夹处在熟识与陌生的人们的眼光之间,夹处在人性的虚假与现实的真实之间,夹处在不满的呐喊与茫然的沉寂之间,夹处在黑衣与白衣之间,一如黑夜与白昼之间。我想到了我该像是黄昏,至少必须带点美感。我想到那个陨落的孩子,世界不能容纳他的来到,他的父母太年轻,无法给他一个该有的家。但,他依然是在那边的,假如你可以感觉得到的话。他在的,偶尔哭泣,但没有哀痛;偶尔笑笑,但没有快乐。他可不需要任何怜悯,他从来没有亏欠过人世什么。他只在风中静观;在风中游戏,在风中哭泣,随着风来,随着风去。世间,所有的所谓不平,也不过如此。我开始想到我写过的一首歌。真的,即使在炎夏的密闭的大楼中这样的一个宁静的午夜,我的内心还是苍凉寒冷的。我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开始想象人们之间打招呼时的脸庞……

  我的确是恰好飘浮在沙发椅上的汽球,没有任何重量。四周不轻不重的空气,又像拔河比赛那均衡的一刻所带来的,撕裂似的抽痛后,均衡的唯一暖意。慢慢的,好象我找到了一点什么终于确定或是值得的,开始有一个肯定的去法。四周的厮杀声隆隆响起,变成一片暗灰红色的蝉鸣,凉凉;我手上仍绑着那把双面开口的刀,我于是确定它惟一的指向,耳中终于响起那些儿童合唱的歌声,鼓声苍茫而有力。这个客家人的儿子,你带来了什么?欠的你还清了吗?你不会说家乡话,只有你母亲永远抚平你不知所措的情绪。

  但,亲爱的母亲,告诉我,这是,什么,道理。

(罗大佑《昨日遗书》第一章“昨日遗书”完)


原作者: 罗大佑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6939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青春人物罗大佑
  • 下篇文章罗大佑新浪聊天实录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再次听《之乎者也》 [10749]
    2. 港版《爱人同志》曲目顺序更符合罗大佑... [6298]
    3. 春风秋雨多少海誓山盟随风远去——纵贯... [5938]